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调研:试论企业破产案件债权债务的核查

  发布时间:2013-10-25 11:25:48


一起破产案件,5名法官加班加点,历时6个月,完成200多笔债权的调查、核实,工作量相当于审理了近1000件案件,涉及15种合同,涉案金额3.4亿元。破产案件债权核实、审查工作的繁重和艰巨可想而知。

我国《企业破产法》明文规定企业破产案件债务人财产状况的调查、债权的审查工作是破产资产管理人的义务。然而,在许多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受法律规定存在漏洞,管理人权责不匹配等因素的影响,致使审判机关不得不承担管理人应该承担的义务。这种“运动员”与“裁判员”于一肩的状况不但直接影响了审判效率,还会引起当事人的合理怀疑,从而影响法律和法院的权威,甚至埋下影响社会稳定的种子。从立法上增加管理人的法定调查权利,对相关协助义务单位增加协助管理人调查的义务,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和必须。

一、债务结构形式多种多样,法律政策限制严格,管理人对破产企业债权债务调查、审查存“两难”。通常的破产案件,标的都在几百万元以上,如果企业管理规范,管理人依债务人的账目、财税报表、审计报告、债权人申报材料,对债务人的财产状况基本可以调查清楚。只要管理人对上述材料进行审查,与债务人的法定代表人、股东、财务管理人员、职工代表核实后,破产企业的财产状况基本一览无余,不需要再做大量的调查工作。

但对于管理混乱、账目不清、报表不明的企业,管理人则无法履职。此类企业虽有账目、报表等材料,但由于长期存在偷税、漏税,税务报表长期亏损,但实际赢利的企业;长期用金融机构以外的社会资金、高利息的民间资本运转,这些账目根本体现不出企业的财产全貌,仅是企业固定资产、材料等物化形式。而真正的资金,在企业账户往来少之又少,绝大部分现金存入企业法定代表人、股东或他们的家属、财会人员个人账户。对外资金往来亦从个人账户转入转出。要想掌握企业财产全貌,特别是要到银行调取资金往来业务及流水等,这是管理人根本做不到的。因为,根据政策和相关法规的规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仅向法院、检察院(含军队检察机关)、公安(含国家全部机关、军队保卫部门)、监狱、海关、税务、审计机关、监察机关、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证券管理机关提供协助查询等义务。做为管理人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等,从政策和法律层面不享有向银行等金融机构查询之权利,也就无法掌握企业或企业法定代表人、股东等关联人员的资金流向,造成管理人事实上不可能真正全面、完整掌握企业财产状况。

而部分企业在破产前,对此前欠付的高额利息集中出具欠条,尽管这类欠条显示的出具时间不一,形式上似乎合法,但缺乏事实依据,几百万、乃至几千万的借款,仅凭一张借条、一纸承诺、一份还款计划书,却没有相关的银行转账凭证、存取款凭证加以佐证,很难认定借款本金真实数额。如矿业公司破产案件中,赵某出借款在欠条中显示为600万元,但仅提供了60余万元的转账凭证。

部分企业法定代表人、股东与个别债权人串通,对债权“无中生有”、“有中扩大”的情形也同时存在。少数股东或企业法定代表人为了扩大债务,减少真实债权人分配比例,伪造债权凭证,扩大个别债权人的债权额,企业在破产分配后,再与虚假债权人共享分配到的虚假债权清偿款。有的甚至在破产申请提出前,即以虚假借条、承诺书、还款计划书等提起诉讼。通常情况下,此类企业债务较多,在法院早已被“挂号”,法官的心中固有的印象也就是该企业濒临倒闭,大额欠款很正常,疏于审查证据,不要求双方当事人提供其他佐证,加之双方当事人均同意调解,配合默契,此类案件短期内即调解结案,履行期限相对较短。从而通过诉讼将非法利益变成“合法”债权。即使是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在一定程度上也很难发现,更难以应对。

二、法条规定苛刻,企业资金关系复杂,法律赋予管理人审查债权之义务,却未给其相应之权利。破产债权的审查、初步确认,登记造册是管理人的工作,对于经管理人审查、在债权登记表中记载的债权,只要在债权会议上,债权人不提出异议,债务人认可,法院就应裁定确认,这是《企业破产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但事实上债权的确认远不是如此简单。

按照《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除劳动债权不需要申报、由管理人调查后列清单公示外,其他债权均需在法院确定的债权申报期限内向管理人申报。也就是说,所有能体现债权存在、发生、变化的证据材料均提交给管理人,而不是法院。债权的真实性、合法性,也应当由管理人审查、负责。但是,囿于管理人业务水平、思维方式,加之有些企业申请破产即为管理人操纵完成(如申请破产清算前成立清算组的),管理人和企业的目标一致,对有些问题债权并不剔除,债务人、债权人认可,法院、其他债权人无从知悉申报材料,很可能使虚假债权获得确认。

(一)由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难查更难改。部分债权人以具有强制执行内容的公证书、法院生效判决书、调解书为依据申报债权,按现有法律规定,上述文书是有效证据,其确认的事实是应当直接采信的,但是在破产案件中,如此认定,就有可能弄假成真。仅凭管理人审查,无法对这些文书做出否定,更无权做出否定。

(二)资产关系复杂,债务人财产难查更难定

家族式企业,往往成立的公司不止一个,而且各家庭成员分属两个或几个不同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股东,但各公司之间财务却并非完全独立。通常关联公司之间财产、资金往来频繁,甲公司的债务,却由乙公司进行了偿还;甲公司出资购买的设备、车辆、房屋等动产、不动产却登记在乙公司名下,甚至登记在股东个人名下。此种情况下,仅通过登记机关出具的物权凭证确定物权,虽然在法律上没错,但在事实上却可能造成企业财产流失,减少债权人的受偿比例,损害债权的合法权益。因此,必然要查清购置资金来源,才可以确定债务人的出资情况,从而追回财产。比如甲公司出资600万元,通过卖方保留所有权的方式购买30辆货车,但该批货车发票开具的户名却是乙公司,甲公司一直使用该30辆车。仅凭发票,无法得知出资人。但如果查银行往来账,则可体现出甲公司资金减少及流向。如果甲公司破产,则这30辆车即使被卖方行使取回权取回,乙公司也应当向甲公司偿还600万元的借款及利息。债权人的清偿比例也会提高。此外,基于关联公司间财产、资金往来较多,一般情况下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一个公司破产时,最好将其他关联公司一并破产,将所有的财产一并处理。

再如对于企业将旧设备卖给融资租赁公司,而后又将设备租赁回来的融资租赁合同,如果仅以融资租赁合同来看,管理人、法院可能都发现不了任何问题,但如果融资租赁发生在破产一年以内,就值得注意,需要查企业将设备卖给融资租赁公司前后时间段,企业、股东及家属、财务人员与融资租赁公司及其股东、财务人员等的银行往业账目。目的在于查清出卖行为是否真实存在,这是融资租赁合同真实成立的前提。但该工作管理人同样无法完成。

三、修法、纠错、支持,让管理人担责更有权

目前对问题债权的核实、调查,还是管理人向法院提出申请,由法院进行调查。85%的民商事案件都在基层法院,案多人少的基层法院法官对于普通案件的审理早已疲于应对,如果再由法官对破产债权进行核实,必然成为基层法院在人力、物力、财力上难以承受之重。以某矿业公司破产案件为例,200多笔债权,涉案金额3.4亿元,查证的工作量,就相当于审理涉及买卖合同、借款合同、民间借贷、融资租赁合同、质押合同、抵押合同、典当合同、代位权、债权转让、债务转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委托合同、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破产债权确认、取回权、别除权等类的1000多件案件。法院做了大量应当由管理人做的工作。

《企业破产法》之所以设立管理人制度,目的就是让管理人负起责任,将法院从“运动员”的身份中解脱出来,使其成为真正的“裁判员”,如果大量的调查工作需要法院来完成,一来与立法目的相悖,再则也使管理人制度形同虚设,管理人难以承担起应当承担的责任。因此,从立法的角度,应当修改现行《企业破产法》。

(一)立法修改,明确有关机构对管理人调查取证的协助义务。从立法角度讲,由于《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原则性较强,较为宏观,对许多具体问题的处理缺乏可操作性的规范指导。建议对《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五条、五十七条进行立法修改。管理人调查债务人财产、审查债权过程中需要有关机关、人员协助的,特别是需要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协助查询,进行立法授权。规定管理人可直接向银行等金融机构、有关人员调查,有关机关和个人必须配合。或者,规定由法院向管理人发出调查令或委托调查函,管理人可持法院的调查令或委托调查函向有关机关、个人进行调查,效力等同于人民法院调查取证。这也与《企业破产法》及破产资产管理人制度相适应。

(二)权力机关及时纠正错误。对于生效的公证文书、仲裁文书、法院的生效调解书、判决书,如果出现瑕疵或错误,如何纠正,法律已有规定。但如果是债权人和债务人串通形成的虚假债权,通过公证、仲裁、诉讼程序变成的“合法”债权,双方当事人不会提起再审,其他债权人不知情况,法院也很难发现错误。但在破产案件审理中核实债权时,却很容易发现。

下级法院发现了上级法院裁判错误,如何处理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通常下级法院仅能向上级法院提出建议,但纠与不纠,下级法院无权处理。对此,是通过向检察机关反映,要求检察机关抗诉,还是将此情况通报其他债权人,由其他债权人提起撤销之诉,应当通过立法或司法解释对该问题加以明确,以便及时纠正错误。

在审理破产案件时,管理人如果发现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书存在错误,应当提出申诉,或者请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错误。对于生效的仲裁裁决,则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对于生效的具有强制执行内容的公证书,既可以向出具公证书的公证机关提出复查,也可以就公证书有争议内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三)法院在监督、指导管理人工作同时,也要做管理人的坚强后盾。从司法视角看,债务人财产的调查、债权的审查应当由管理人进行,但法院做为案件承办单位,亦应进行必要的监督、指导、支持。对于债权人申报的材料,应当要求债权人同时向管理人报一式两份,一份由管理人留存,以备其他债权人查阅,另一份由管理人报法院备查。对于有义务提供证据的单位和个人,在拒不配合管理人调查,或管理人持法院调查令或委托调查函进行调查时亦拒不协助的,人民法院可按妨害民事诉讼进行制裁,为管理人更好地行使职权、履行义务提供司法保障。

对于债权的确认,不应仅限于该笔债权的债权人和债务人认可,还应在债权人会议上出示债权申报材料,供其他债权人提出异议,或者对《企业破产法》进行修改,亦可由最高人民法院就此问题做出司法解释,规定其他债权人在一定期限内可到管理人处查阅其他债权人申报材料,逾期视为认可。以此发现债权中可能存在的瑕疵,剔除其中的虚假债权。对于已通过诉讼方式确认的违法债权,管理人在取得有效证据后,应当依法申请再审,重新确认债权。

总之,为保证《企业破产法》顺利实施,从立法层面应当明确赋予管理人向有关机关、人员调查取证的权利,特别是赋予他们向银行等金融机构查询的权利,这样,才能使管理人调查债务人财产状况、审查债权的职责得以真正行使。也能体现出《企业破产法》特事特办的特点。此外,法院可适时监督、指导,使企业破产案件顺利进行,使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并在较短期限内实现。

以上均为一家之言,如有不妥,敬请斧正!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957939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