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案例:王语南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保险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5-03-11 17:01:31


王语南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保险合同纠纷案

——对新车投保后发生保险事故的处理意见

关键词 无号牌车辆投保 免责条款

裁判要点

保险公司明知投保车辆没有公安机关核发的号牌,仍接受投保并收取保险费用,且未就免责条款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即应承担保险人应付义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五条

案件索引

一审:河北省隆化县人民法院(2014)隆民初字第4522号(201495日)

二审: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承民终字第02201号(2014128日)

基本案情

原告王语南诉称,20131037时,王语南驾驶无号牌中华轿车沿S256线朝隆化方向行驶至发生交通事故路段超越前方同向苏昶驾驶的京N31N12号轿车时,所驾车辆先后与京N31N12号轿车及对向驶来的焦立强驾驶的冀H20262号小客车相撞,此次交通事故造成上述三车不同程度损坏,乘坐京N31N12号轿车的乘车人侯秀美、侯国栋受伤。经承德市交通警察支队三大队认定,王语南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苏昶、焦立强、侯秀美、侯国栋无责任。原告肇事车辆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被告应按约定承担保险责任。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赔偿第三者苏昶损失2 000元,侯秀美损失50 750元,焦立强损失3 950元,并赔偿原告支付的施救费1 800元。以上总计58 500元。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大地保险公司承德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辩称,投保车辆没有公安机关交管部门颁发的行驶证和号牌,不在保险赔偿范围,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925日,原告王语南为肇事车辆在被告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第三者责任保险。20131037时,王语南驾驶无号牌中华轿车沿S256线朝隆化方向行驶至发生交通事故路段超越前方同向苏昶驾驶的京N31N12号轿车时,所驾车辆先后与京N31N12号轿车及对向驶来的焦立强驾驶的冀H20262号小客车相撞,此次交通事故造成上述三车不同程度损坏,乘坐京N31N12号轿车的乘车人侯秀美、侯国栋受伤。经承德市交通警察支队三大队认定,王语南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苏昶、焦立强、侯秀美、侯国栋无责任。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在承德市双滦区人民法院主持调解下,原告与第三者苏昶、侯秀美分别达成调解协议,赔偿苏昶经济损失2 000元,赔偿侯秀美经济损失50 750元。因此次交通事故焦立强支出车辆维修费3 950元。原告对苏昶、侯秀美、焦立强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均已赔偿。此次交通事故原告支出施救费用1 800元。以上合计58 500元。

裁判结果

河北省隆化县人民法院于201495日作出(2014)隆民初字第4522号民事判决: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王语南保险金58 500元。宣判后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提出上诉,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114日作出(2014)承民终字第0220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原告王语南与被告大地保险公司承德支公司隆化营销服务部签订的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合同约定履行义务。被告明知投保车辆没有公安机关核发的号牌,仍接受投保并收取保险费用,且被告未提供其就免责条款向原告明确说明的证据,被告即应承担保险人应付义务。原告王语南已向苏昶、侯秀美、焦立强支付了相应的赔偿金,故原告要求被告依保险合同约定在赔偿限额内向其支付保险赔偿金及施救费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案例注解

该案涉及无公安机关核发号牌的车辆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赔偿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规定:“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尚未登记的机动车,需要临时上道路行驶的,应当取得临时通行牌证。”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中明确约定被保险机动车无公安机关核发的号牌的,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不予赔偿。那么是不是通过保险条款就应当认定保险公司不负赔偿责任呢?笔者认为需要考虑以下问题:

第一,从保险公司对格式条款的告知义务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的立法本意主要是便于行政管理,防止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道行驶。此强制性规定不能免除保险公司对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提示和说明义务。保险公司未在被保险人投保时履行告知义务,明确在无号牌期间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那么对于此种未进行明确说明的免责格式条款自然不能产生免责效果。

第二,从保险合同的角度讲,保险公司明知被保险车辆没有号牌仍然同意承保并收取保费,也就意味着同意在约定的、包括被保险车辆无公安机关核发号牌的保险期间对被保险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承担保险责任。换句话说,实际上在保险公司同意承保时双方已经达成了合意,对保险合同中关于无号牌车辆的免责条款进行了更改,保险公司同意在双方约定的保险期间对被保险车辆承担保险责任。

第三,从公平原则的角度讲,如果保险公司同意承保无公安机关核发号牌的车辆却在发生保险事故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话,则意味着在车辆无号牌期间,被保险人交纳保费却得不到相应的保险利益,保险公司当然享受保费而不必承担保险责任。这一方面违背了双方订立保险合同的初衷,另一方面使得被保险人的保险利益得不到维护。

综上,根据全案证据及事实来看,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给付被保险人相应的保险金。

第一审法院独任审判员:黄玲玲

第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王志宏 郑建强 张喜艳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96628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