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调研:生态环境修复应成为司法审判的根本价值追求

--以隆化县人民法院审理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为视角

  发布时间:2015-04-10 15:51:37


生态环境修复应成为司法审判的根本价值追求

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用制度保护环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在第六章第六节专门设立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将生态文明建设引入法制轨道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全面加强环境资源审判工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意见》。隆化县人民法院对依法保护生态环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工作高度重视,成立课题组,对2011至2014年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的刑事案件进行了专题调研,在认真梳理案件情况的基础上,对案件特点进行分析,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和建议,意在让已经违法的人付出沉重代价,让为一己私利而欲违法的人受到震慑,让那些缺乏责任担当的执法者管理者摒弃那些给生态环境带来“不可承受之重”的错误做法,推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新方式的形成,创造当今良好的生态环境,为子孙后代留下绿水青山

一、审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案件的基本情况

从隆化法院近四年审理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的刑事案件中发现,涉污染环境类犯罪零件,破坏环境资源类犯罪23件,且主要以涉林犯罪为主,达22件。四年来,虽然有28名违法者受到处罚,但涉林犯罪的发案数和发案比例仍然连年上升,并产生了违法成本偏低,遭到破坏的生态环境修复无门的“怪圈”。

2011年,审结涉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2件2人,占全年刑事案件的0.79%。其中,被告人周某某盗伐杨树蓄积3.1346立方米,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 000元。被告人韩某某(某公司法定代表人),非法开采铅锌矿石价值人民币236.4万元,造成矿业资源严重破坏,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 500 000元。

2012年,审结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33人,占全年刑事案件的0.89%,判处有罪22人,准予检察机关撤诉一件一人。其中,被告人田某滥伐桦树蓄积14.941立方米,判处罚金人民币10 000元。被告人梁某盗伐杨树蓄积为2.863立方米,判处罚金人民币10 000元。

2013年,审结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1327人,判决有罪820人,占全年刑事案件的3.61%,准予检察机关撤诉5件7人。盗伐林木罪2件4人,滥伐林木罪6件8人,玩忽职守罪8人,滥伐、盗伐林木蓄积1224.87立方米

其中,被告人张某、温某犯滥伐林木罪,各单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被告人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 000元。被告人庞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50 000元。作为村护林员的郝某、张某、靳某、张某某未尽到护林职责,构成玩忽职守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被告人王某、任某、房某犯滥伐林木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10 000元。作为村护林员的贾某未尽到护林职责,构成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被告人苗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50 000元。对护林工作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杨某,直接责任人董某、护林员刘某均未能认真履行职责,构成玩忽职守罪,刘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杨某免予刑事处罚,董某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徐某、杨某、齐某、王某犯盗伐林木罪单处罚金人民币7 000元、7 000元、3 000元、3 000元。

2014年,审结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1213人,判决有罪1112人,占全年刑事案件的4.86%,准予检察机关撤诉11人。滥伐林木罪10件11人,盗伐林木罪1件1人。滥伐、盗伐林木蓄积1552.48立方米

其中,被告人王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 000元。被告人庞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被告人沈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被告人郭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被告人王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 000元。被告人康金生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 000元。被告人李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 000元。被告人祁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 000元。被告人董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被告人方某、和某犯滥伐林木罪,分别单处罚金人民币30 000元。被告人孙某某犯盗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 000元。

2011至2014年隆化法院判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数

   

2011至2014年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在刑事案件中所占比例

刑事案件数

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数

百分比

2011

251

0.79

2012

224

0.89

2013

221

3.61

2014

256

11

4.29

2011至2014年涉林犯罪破坏林木程度及罚金刑对比

2011

2012

2013

2014

破坏林木蓄积(立方米)

3.1346

17.8

1224.87

1552.48

并处单处罚金(元)

1000

20000

180000

250000

二、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案件的特点及分析

一是犯罪类型较单一,主要集中在涉林犯罪。我国刑法设立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分污染环境犯罪和破坏资源犯罪两大类共13个罪名。从隆化法院前四年的受理案件情况看,共受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30件,判处有罪23件36人,这23起案件集中在三种罪名中,其中盗伐林木罪5件7人,滥伐林木罪17件20人,同时,有8人因未履行职责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刑罚。另外,一件一人为非法采矿犯罪。

2011至2014年判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分布情况

 

二是涉案数量攀升,涉案人员增多,在刑事案件中所占比例不断增加。隆化法院2011件判决此类案件2件2人,2012年判决此类案件2件,2人,2013年判决此类案件8件,共20人(其中有8人涉玩忽职守罪),2014年判决此类案件11件12人。犯罪主体虽为自然人,但参与人数增多,不但涉环境资源保护犯罪,还牵扯到了职务犯罪,案情趋于复杂化。

判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数及人数

 

判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案件在刑事案件中所占比例

 

三是林木破坏程度不断增大,违法成本过低。2011年判决一件,破坏林木蓄积3.1346立方米,对被告人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 000元。2012年判决2件,破坏林木蓄积17.8立方米,共单处罚金人民币20 000元。2013年判处8件,破坏林木蓄积1224.87立方米,判处的最低刑为单处罚金3 000元,最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总处罚金180 000元。同时,对8名构成玩忽职守的被告人最高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最低刑为免予刑事处罚。2014年判处涉林犯罪11个,破坏林木蓄积1552.4756立方米,判处的最低刑为单处罚金3 000元,最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总处罚金250 000元。

四是量刑尺度差异较大,缓刑适用率明显偏高。除单处罚金外,全部适用了缓刑,即使有的案件存在从重情节,只是在附加刑的适用上有所体现;所有案件都单处或并处了罚金刑,但罚金适用尺度标准不一,个别案件罚金数额过高,甚至存在以罚金数额作为是否适用缓刑或自由刑的条件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同程度地影响了刑事审判的严肃性、公正性和权威性。

2011至2014年涉林犯罪破坏林木蓄积与罚金比

 

五是立法相对滞后,环境修复无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5条4款内容分别规定了盗伐、滥伐林木罪的构成要件及应当承担的相应刑事责任。在构成要件中,规定了两罪侵犯的客体均为国家对林业资源的管理制度,所以在刑事责任条款中判处的刑罚也只有有期徒刑、拘役和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如盗伐林木罪,最高刑为盗伐林木数量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低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因为于法无据,面对被犯罪行为破坏了的环境资源法官也是束手无策,爱莫能助。

三、加强资源环境司法保护的对策及建议

一是加大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宣传力度,拓宽宣传渠道。涉环境资源保护的法律很多,但在广大农村尤其是偏远山区,群众对各法的内容知道得少,即使知道有环境保护法、森林法等,对什么是违反行为,应当受到何种处罚,缺乏足够的认知。所以法律宣传要深入,形式要多样化。不能仅停留在拉拉横幅、写写标语的形式上,要充分运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通过公开审判、以案说法、发布环境资源司法重要新闻和典型案例等形式,用群众身边的事身边的人教育群众,使广大群众真正了相关的政策和法律法规,真正提高环境资源保护意识。

二是按照习总书记提出的:“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主要对领导干部的责任追究。对那些不顾生态环境盲目决策、造成严重后果的人,必须追究其责任,而且应该终身追究。”建立一套能够体现经济社会与环境资源协调发展的地方政府考核指标体系,加大环境和资源指标的考核权重。真正使各级党委、政府“一把手”在任职期间的政绩评价与当地生态环境保护挂钩,实行环保“一票否决”。 

三是加大审判力度,强化环境保护意识。加大对涉及环境资源保护刑事案件的审判力度,依法严惩污染环境、破坏资源犯罪,严厉惩治环境监管失职犯罪。将生态环境修复作为司法审判的根本价值追求,努力通过司法手段做好善后处置工作和资源修复工作,最大限度地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努力回应人民群众对保住青山绿水、改善生态环境现状的迫切要求。

四是规范行政审批程序,强化释明责任。在审判过程中发现,有的滥伐林木案件中存在由于释明责任不到位,当事人误以领导口头答应代替审批手续,造成滥伐的情况。有的案件审批程序不规范或审批手续滞后,砍伐行为先行造成滥砍滥伐的情况。为此,可通过司法建议的形式,建议林业管理部门规范行政审批程序,严格按操作规程办事,并向当事人释明权责。

五是建议对刑法条款进行修改完善,从法律层面解决破坏环境资源犯罪的违法成本过低问题及资源修复无据问题。在法律没有修改完善之前,最高法院尽快出台司法相关司法解释,增加破坏环境保护类犯罪的刑事责任,增加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责任,对罚金用途进行明确,使环境如何修复、谁来修复等问题的解决有法可依。

六是强化行政执法,严厉惩治环境监管失职犯罪。通过司法建议的形式,建议相关单位和部门加强队伍管理和业务管理,强化林业行政执法监督。同时,严厉打击监管失职犯罪,确保资源管理到位,工作人员尽责,努力从源头上堵住盗伐、滥伐林木的事件的发生。

文章出处:隆化县人民法院研究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957971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