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授课稿:审理赡养案件中发现的问题及思考

  发布时间:2015-12-18 11:25:45


  

按:隆化法院城区法庭庭长钱宝莲在多年的民事审判实务中积累了丰富的审判经验,并注重归纳和总结,对特定类型案件的审理形成了卓有成效的审判经验和方式方法。本文系20151216日,应隆化县妇联邀请,钱宝莲庭长在“隆化县邻里守望姐妹相助暨木兰有约法制宣讲”活动中的讲课稿。文中她结合自身审判实践,以案为例,提出了问题,归纳了特点,拿出了解决问题的依据和方法,对我院审理赡养案件具有很好的指导、借鉴价值。

 

大家好!

我今天向大家介绍的内容一共有三部分:

一、我在审理赡养案件中发现的10个问题

二、形成赡养案件的原因

三、对上述10个问题的个人见解

实际上是两个内容,只不过想先把这10个问题提出来,让大家先思考着。

我们都知道,我国是礼仪之邦,尊老、爱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自1999年始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我国总人口的比例就超过了10%,这标志着中国正式迈进老年型国家的行列。《2011年度老龄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止到2011年末,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8499亿,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1.1883亿,占全球老年人口21.4%,居世界首位。同时,中国人口老龄化存在“未富先老”、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历史欠账较多、城乡和区域发展不平衡、家庭养老功能弱化等问题,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任务十分繁重。到2015年年底,总的老年人口就已达2.21亿。人口老龄化不仅是个人和家庭的现实问题,它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关系到国计民生、民族兴衰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我是搞审判的,三句话不离本行,法院每年受理的赡养案件并不是很多,但赡养问题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却极其重要。下面我和大家谈谈,我在审理赡养案件过程中总结的几点粗浅认识,

赡养老人不仅是道德规范的要求,还是法律规定公民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我国的《宪法》、《婚姻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对子女赡养老人的义务作出了明确规定。《刑法》对虐待、遗弃老人构成犯罪的如何制裁也做出了明确规定。作为我们法官而言,要说审理这类案件已经有法可依,但实际审理起来却很难,我在审理每一个赡养案件时,都觉得很难,不如审侵权的、合同的、离婚的、继承的、不当得利的、劳动争议的等等其他案件得心应手,因为上述这些案件所适用的法律,可操作性都很强,感觉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法可依,而有关赡养的法律规定,感觉大多都象一种宣言,只宣示了老人享有哪些权利,子女应尽哪些义务,而通过审判,如何将这些权利义务具体体现出来,几乎没有多少可操作的规范,有关如何审理赡养案件,我还没发现有任何司法解释,在审理时,基本上全靠法官的自由裁量。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医疗费不好说,所患疾病不同,所需费用也会千差万别,就说说老人的生活费吧,一个月最多应判多少钱,最少应判多少钱?城区法庭判多少?张三营、韩麻营、白虎沟法庭都判多少?都根据什么判的?关于子女抚养费还有一个20%30%的比例规定呢。而赡养案件没有任何量化的规定。实践中,判钱的事还好说一点,不管判多少,总还有个数,也算好办,如果调解不成,对老人的日常照料怎么判?除此之外,在审判实践中还存在诸多问题,我在审理赡养案件过程中,总结了以下这几个问题,需与大家共同研讨。

一、我在审理赡养案件中发现的10个问题

1、有多个赡养人的赡养案件,几乎没有一个子女说自己不应该赡养老人,基本上众口一词,都在说,我没说不养活父母呀?既然子女都说养活老人,那怎么老人还会告上法庭?

2、为什么判决的赡养案件几乎原告全胜诉,而且几乎没有上诉的?不知其他法官审理的赡养案件原告有没有败诉的,反正我所判的赡养案件,原告都胜诉了,没有一个败诉的,而且没有一个上诉的,有个荣顺村的宗老太太,我判完后,她非常不满,还来法庭骂我,郝院要拘留她,把她吓跑了,但她也没上诉,现在各被告已把2015年的赡养费交到法庭,原告也已经主动领走了。

3、调解时,儿子虽说是法律意义上的当事人,但做不了媳妇主,而儿媳又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当事人,当事人说了不算,说了算的又不是当事人,在赡养案件中如何给儿媳、女婿定位?

4、老人小脑萎缩,老糊涂了,无法正确表达自己的意志了,甚至完全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了,这样的老人如需诉讼,如何实现诉权?

5、离退休或有其他生活来源的老人还能不能告儿女要赡养费?

6、子女也成了需要赡养的老人了,他的父母还能不能告这样的人履行赡养义务?如果告了,如何审、如何执行?

7、与继子女形成继父母继子女关系时间较短,有的甚至只有几个月,这样的继子女对继父母应否承担赡养义务?如果应当承担,应如何承担?

8、如何对待赡养协议?赡养协议有无有效无效之说?

9、有无免除子女赡养义务的情形?

10、如何确定老人生活费的数额?

李主任通知我说,安排讲课,反正我讲不了,我只想把审判实践中发现的问题、存在的困惑和不解,以及自己不成熟的想法提出来,供大家共同研究探讨。我强调一下,别期待我对上述问题能给出多么精准的答案,我只是谈一些审判实践,供大家参考,审判实际虽不是精准答案,但也非常重要。法院裁判的直接作用是定纷止争,看似是解决一案一事,但在定分止争的同时,还起到另外一项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它的导向性作用,它为人们提供了行为的规范,告诉人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怎样做才是对的。我们怎么判一个赡养案件,在解决一家一事儿的同时,还会给诸多没有诉讼的人家如何赡养老人提供最起码的示范,为什么说最起码的示范呢?因为孝敬好、孝顺好,好到什么程度是无止境的,但赡养老人应有最起码的底线,不突破底线,一般就不会发生纠纷,没有纠纷,就不会形成诉讼。

二、形成赡养案件的原因

下面我谈谈形成赡养纠纷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形成赡养纠纷无外乎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老人原因、一是子女原因、一是社会原因,而且这三个原因常常交织在一起。

先说说,因为老人的原因。现在阶段因为老人的客观的原因导致的赡养案件,大多是,老人丧失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生活困难。为什么说现阶段大多是呢?《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一款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现阶段我们的社会还不够发达,国家还不能完全满足老人的吃穿住行、治病等物质需求,将来社会发展了,吃穿住行、治病等不成问题了,就有可能只有因子女不给予精神慰藉的一种赡养纠纷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经手过,纯粹要求子女给予精神慰藉的赡养案件。这个客观原因体现在案件的主体类型上,我们所受理的赡养案件的原告农民居多,离退休有的较少。有财产的老人起诉赡养案件的较少,无财产的老人起诉赡养的较多。我审理的因老人的主观原因导致的赡养案件有这么几种情况:

一种是,自己对父母就不孝敬,因此影响了子女,言教不如身教吗,自己对父母的一言一行,耳濡目染地影响给子女,到自己老了,自己的子女也不赡养自己。

另一种情况是,老人年轻时很自私,只顾自己,对子女不管不顾,在子女需要抚养时,未能较好地尽抚养义务,常言道父不慈子不孝吗。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我乍上班,我的庭长审的一个案子,原告是个老婆儿,外号叫黑牡丹,会理发,眼睛不好,告子女给赡养费,调解时我记录,简直没法记,那不是调解,就是被告给原告开批判会,几个被告都说自己小时候原告如何如何不好,没有一个人同意给母亲赡养费的,甚至说到,继父比原告还强,原告整天在外面瞎跑,是继父怎么给自己缝鞋补袜子,生病了,没钱买药,是继父给自己找偏方,而且现在大家把继父也赡养得很好,就是不养原告。

还有个老头姜某某,年轻时爱和别的女人瞎混,经常打老婆骂孩子,后来与妻子离婚了,子女也纷纷辍了学,调解的时候,子女的发言基本上也都是给原告开批判会。

再一种原因是,老人寂寞,到法庭起诉,目的是为了引起子女和社会的注意。

隆化镇北街村有个老头孙某,2010年时告赡养,我庭长,当时把案子分给了副庭长审,调成了,原告主动撤诉了,爷俩拥抱在一起,千恩万谢,挺高兴,谁知第二天就反悔了,没几天又来法庭告儿子了。我把案件分给了一名审判员,审判员做工作后,案件又以调解结案,老头又握住审判员的手,千恩万谢,没过几天,他又反悔了,又来告了。老人在北街村有两处院,每处院的房子都不少,村组每年还分钱,据说他和老婆儿自己也有积蓄,从物质上并不困难,但他和老婆儿要求儿子每月给他们生活费3 000元,药费单算,儿女们都答应了,可是还天天缠着法官不干,法官上哪他上哪儿,当时我们庭的人都说,他幸好不是自己爹呀,要是自己爹,又就生自己一个人,那可就惨了,养活不起呀!当时庭里我工资最高,才2 700元,都给赡养费也不够呀。当然这个案件里面,也有别人挑唆的成分,但更主要的是孙老头并不是为了钱。后来我们发现,他就觉得打上官司了,有营生了。赡养的案子结了,没法找了,他就又告儿子要房子,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但不管谁审他的案子,他就和谁闹,还不停地找院长。后来他提出来,他的案子谁审都不行,隆化法院就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那我就审吧,但他还是不停地这找那找,农历五月初四,第二天就端午节了,为了维护节日的和谐稳定,我和负责信访的立案二庭庭长联合起来,把老人的儿女找到一起,做工作,案件虽然没结果,但老人很感动,可以用感恩戴德地回家了来形容,谁知放完端午节假,还没到上班点,他就到法院门口打上大白布条子,写上他儿子的名,孙某某你还要你妈吗?有人指使,括号画个箭头,钱宝莲,法警发现后才被制止。后来,他就直接到院长办公室闹,闹够了,还问院长,要是搁过去你就是县官大老爷,你怎么判我们的案子?院长回答他说,各打五十大板。他又问,打我的时候能轻点不?然后就笑嘻嘻地走了。可第二天仍然还是这找那找。从2008年到2012年,我给他查查,涉及他们家的案件加上派出所的一个治安案件一共十二个案子。这事一起典型的老人寂寞,拿诉讼当营生的案例。这个老头去年去世了,要不,估计还得找。

再一种原因是,老人本人或老人和部分子女要通过起诉赡养,实现其他目的,形成的赡养之诉。

比如候某某与刘某某夫妇,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娶了比自己大十五岁的丧偶女子,带有两个孩子,按着计划生育的规定,他们婚后就不能再生孩子了。老头老婆儿觉得自己的香火断了,就想让儿子和儿媳离婚。儿子不同意,他俩虽然都将近七十来岁了,但不告赡养也能将就着过,家里还有一群羊,价值三、四万元,就因为儿子不给自己留后,把儿子告诉法庭,让儿子每月给老两口600元生活费。

还有刚提到的宗老太太,她与丈夫生有一子、四女,老头去世后,与儿子媳妇、女儿签订了一份协议,并到公证处进行了公证。约定,对老两口的房产,四个女儿放弃对父亲遗产的继承权,房屋归儿子所有,并登记在儿子名下;老婆儿对东两间正房有永久的居住权、使用权;儿子每年分两次给付老婆儿生活费3 700元;老婆儿如有病需住院时,住院费用由儿子承担并承担主要照料义务;四个女儿放弃继承权,愿在经济上协助哥哥嫂子赡养母亲,并承担适当照料义务;儿子不能按规定履行赡养义务,双方到公证处解除协议,房屋仍全部归老婆儿所有。协议签订后,没过几天,双方就把房证及土地证都变到了儿子名下,儿子也一直依约履行着协议约定的义务。谁知过了两年,儿子因病去世了,但儿媳妇带着两个孩子一直没改嫁,而且继续履行着原来儿子应承担的义务。后来县里三年大变样,一拆迁就是上百万甚至几百万呀,荣顺村正是城中村,老婆儿在几个姑娘的撺掇下,就起诉儿媳妇要求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解除协议,让儿媳妇返还房证。当时法官以案件不受合同法调整为由,判决驳回了老婆儿的诉讼请求。判决书送达后,双方都没上诉。她和几个姑娘一看使合同法告不行,没过多久老婆儿又起诉儿媳妇,要求确认房屋归老婆儿所有,并要求儿媳妇返还房证和土地证,经另外一名法官审理后,又判驳回了老婆儿的诉讼请求。这次老婆儿不服,提起了上诉,承德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看使物权法告也不行,又在丰宁请了一个律师,又以婚姻家庭纠纷立了案,老婆儿与四个女儿又共同作原告起诉儿媳妇,还要求解除协议。我一看都告两次了,案件又复杂、争议又大,我就自己主审吧,并组成个合议庭,经我们合议庭评议,认为原告所请求的事项法院已经经过一、二审依法作出过判决,而且判决均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了。如原告坚持要求解除协议,应依法申请再审,据此裁定驳回了原告的起诉。这次原告还是不服,又提起了上诉了,最后,中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老婆儿和几个姑娘一看使婚姻法往回要房子也不行,2014年老婆儿就又把儿媳妇、两个孙子、四个姑娘都作为被告起诉赡养,诉状中虽把四个姑娘也列成了被告,诉讼请求只要求儿媳妇和两个孙子每年一次性给付生活费、日常药费,更重要的是,要求在法院判决前就让儿媳妇和孙子一次性支付她到北京做心脏支架的手术的费100 000元,如果儿媳妇和孙子做不到,就让把房子判给她,她把房子卖了,到北京去做心脏支架手术,根本就没有要求四个女儿承担什么赡养义务。这个案子虽然立的是赡养案件,但原告和她的四个女儿实质上还是想往回要房子。

还有一个赡养案件,刘某原本光棍儿,后被唐某招夫养子,去唐某家的时候,唐某的儿子已经15周岁多了,因父亲病逝了,已经在家帮助母亲下地干活了,唐某的女儿当时7周岁。光棍刘某到了唐某家,还挺能干,给继子娶上了媳妇,又翻建了新房,谁知他后来把继子的媳妇给强奸了,因此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在服刑期间,唐某起诉和他离了婚,去年刑满释放了,再想回唐家,唐某和她儿子不让回去了?这刘某也不干,便起诉继子、继女给赡养费。如果刘某不犯让唐某母子难以容忍的罪行,就不会有这起赡养案。

因老人主观原因导致的赡养案件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再说说因子女原因导致的赡养纠纷

我所经手的赡养案,纯粹因子女困难,无力赡养老人形成的赡养案件并不多,而因子女彼此攀比导致的赡养纠纷却较多。比如老大结婚时买块手表,买台自行车就是最时髦的了,等身下的弟弟们结婚又实行冰箱彩电了,再往下的又实行手机电脑汽车了,等等。老人老了,以此为由,相互攀比,不尽赡养义务。还有的是,哥们多,大的结婚时父母还年轻,给置房子置屋,等小的结婚时,父母干不动了,置不上房子置不上屋了,甚至连媳妇也没娶上,也以此互相攀比,不赡养老人。还有的老大、老二从小就下地干活,老三、老四从小就读书;再就是平时给老大家干得多、给老二家干得少啦;老大的孩子是姥姥姥爷哄大的,老二的孩子是爷爷奶奶哄大的了,等等,攀比的理由很多,审判实践中,老人有多个儿子的,产生赡养纠纷所占的比例较大,老人只有独生子的,产生的赡养纠纷所占的比例较少,只有姑娘,没有儿子的父母到法庭告赡养的更少。都说养儿防老,从我们审理的赡养案件看,其实则不尽然。

实践中我们发现,针对赡养案件而言,对应不应赡养老人基本上都没有争议,谁都认为应当赡养,常常是各被告之间对赡养以外的矛盾彼此争来争去的居多。没有什么可攀比的,反倒纠纷少了。

还有一种子女原因,老大的带头作用不好,没有号召力,而且有一些赡养案件,正是因弟弟妹妹们对老大的所作所为不满导致的。如果老大就是带头见了好处往前冲得比谁都快,见了义务往后跑得比谁都远,在他的影响下,弟弟妹妹也习惯了争东抢西,挑三拣四,导致了赡养纠纷的发生。

还有一种原因,姑奶子不起好作用,比如上述说到的宗某赡养案,里边就有姑奶子的原因,一看哥哥死了,荣顺村是县城的城中村,三年大变样时一拆迁就是上百万,这就回来今儿个鼓动一个诉讼,明儿个鼓动一个诉讼,其他的都败诉了,就告赡养,说是赡养,实际上还是想跟寡妇失业的嫂子争房产。试想想,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要把房子卖了去做心脏支架手术,卖完房子不仅儿媳妇没处住了,没搞对象的二孙子也没处住了,实际上连自己也没处住了,自己连个窝儿趴都没有了,做不做心脏手术有什么意义?所以即使她不理解,上法庭来骂我,也不能让她卖房子,因为从客观上,两级法院对要房子的请求都给驳回了,另外从法官的职业道德上、做人的良心上,也不允许支持她卖房子的请求,尽管如此,她的赡养请求必须得支持。最后合议庭评议认为,老太太已年迈多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她的子女都应是她的法定赡养人,均应尽赡养义务,儿子已去世,现在真正的法定赡养人就是四个女儿。也就是说四个女儿撺掇母亲东告西告,首先得让她们四个明白,哥哥没了,她们四个才是真正应当养活老太太的法定义务人。但也应考虑当初的协议因素,这个不能回避,这也正是这个案子的争议焦点。审这么多年的民事案子,我得出一个结论,一个案子审完了,要想让当事人服,要看是否达到了平衡,要么是利益的平衡、要么是心理的平衡,最好是利益与心理都平衡,这样的结果肯定是合法的,如果利益与心理都不平衡,那么当事人就有可能没完没了的告你,很大可能真的就是案子审错了,如果你做到了这两个平衡,即使当事人一时不能理解,他也有可能告,但他告到哪,谁都得问问案件是怎么审的吧,他不明白,一个有责任心的接受告状的人不一定不明白,他告到谁,谁说他告的不对,时间久了,他还会告吗?这个赡养案件也和我前边说的一样,双方对该不该赡养也是没有争议的,争议就在这个协议上,如果老婆儿的儿子活着,很大可能这一家子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诉讼。所以在处理这个案子过程中,就不能回避协议问题,经合议庭评议认为,老婆儿和四个姑奶子通过协议的方式将涉诉房屋中自己所有的份额附条件的赠与给了儿子,而且所附条件系由儿子对原告承担主要赡养义务,由四个姑奶子承担协助义务,这并不违法。根据这一实际情况,儿媳妇和两个孙子虽然不是老婆儿的法定赡养人,但因为得到了涉诉的房院,而且他们都愿意承担协议约定给儿子的义务,这也不违法。据此应当准予儿媳妇、两个孙子对原告承担主要的赡养义务。基于他们娘仨承担主要赡养义务这一前提,合议庭意见都一致了,但具体到如何确定比例,又犯难了,在审侵权的案子时,我们说的主要,至少要高于50%,在本案中判儿媳妇和孙子高于50%,如果只有生活费,倒也好说,但老婆儿患有心脏病、还有糖尿病,不住院的情况下,每天吃药、打胰岛素等固定的费用,每月还需1 500元,如果大病住院,就不是仨钱俩钱的事,在执行时也不好办,双方就还不会消停。后来我们考虑儿子与四个姑奶子都是单一的赡养义务人,不能将儿媳妇和孙子作为一方,把四个姑奶子作为一方,而应把儿媳妇和孙子作为一方,把四个姑奶子作为四方,加起来一共五方,这样来确定各自的比例,就更符合本案的实际了,当事人也说不出来啥,儿媳妇与两个孙子顶儿子,四个姑奶子各顶各自己,最后评议的结果是由儿媳妇和两个孙子共同承担主要赡养义务,由四个姑奶子分别承担次要的赡养义务,将比例划分为儿媳妇和孙子共同承担40%,四个姑奶子每人分别承担15%。对老婆儿的生活费,因为荣顺村是城中村,就参考着按河北省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的标准,每年确定为14 000元。老婆儿每月有低保105元、城乡居民养老保险金每月55元、遗属补助费每月80元,每年收入土地租金500元,算起来她每年的收入总计是4 580元,所以需各被告支付的生活费就是9 420元。对于应否返还房子的问题,仍然是双方争议的焦点,在判决书的判理中仍应继续明确告知双方当事人,已经被两级法院依法驳回了,就不可能支持了。还有老婆儿在法院判决前就让儿媳妇预付的100 000元做心脏支架手术的费用,明确告诉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也不支持。最后判儿媳妇与俩孙子共同每年给老婆3 768元生活费,每个姑娘每年给老婆儿1 413元生活费;儿媳妇和俩孙子每月给老婆儿600元日常吃药的药费,每个姑娘每月给老婆儿225元日常吃药钱;因为住院费尚未发生,无法判具体数额,在判决中需明确如何确定基数和各自的比例,对老婆儿的住院费,合作医疗核销以外的部分,由儿媳妇和俩孙子共同承担40%,由每个姑娘每人各承担15%。这样通过3 768元与1 413元对比,600元与225元对比,40%15%对比,平衡了各方当事人的利益和心理,一开始老婆儿想不通,觉得没要回房子,没达到目的,还来闹,时间久了,慢慢地就接受了,判决生效后,儿媳妇已主动交了2015年的生活费和日常药费,第二天老婆儿也主动将钱领回去了,去年腊月的事,现在都消停了。

我再说说导致赡养纠纷发生的社会原因

我们都知道,法律属上层建筑的范畴,受经济基础的制约,过去上学的时候背会观点,考试就能得分了,但对此并无深刻的认识,通过搞这么多年的审判,渐渐有了点认识,社会上的诸多问题,不是通过一部法律、几部法律,甚至是全部法律就能够全部解决的。不要低估法律,更不能把法律万能化。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属于发展中国家,许多问题是需要通过发展来解决,不能说法律不起作用,而是法律不能起到全部的作用,它所起的只是一种促进、推动、规范和引导的作用。比如《人口和计划生育法》早就颁布实施了,为什么颁布之初会出现莫言写的《蛙》里面描述的现象,从颁布到现在,这部法律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而现在即使在农村,也有许多只生一个女儿就不再生二胎了的情况,还有去年试点的单独两孩的政策,也超出了人们的预想,不是比预想的生多了,而是比预想的生少了。赡养问题也不例外,1950年颁布的《婚姻法》就对赡养问题做出了规定,经过历次修定的《婚姻法》都有相关规定。1996年就出台了《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又经历了2009年、2012年的修订,但我们每年受理的赡养案件虽不多,可是每年还都有。这说明,导致赡养案件发生,除有老人和子女的原因,也有一定的社会原因。重男轻女的历史传统、根深蒂固的谁擎受老人的财产谁养老的思想、政府和社会养老责任的地位尚不突出,等等各种社会因素也是导致赡养纠纷发生的一定原因。还有,现行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所明确的仍然是要,巩固家庭养老的基础性地位。而人们常挂在嘴边的是养儿防老,很少说养女防老的,常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尽管这种状况在不断改善,不管法律如何规定、舆论如何宣传男女平等,毕竟是几千年传下来的东西,整个世界也仍然是男权统治,就说我,现在在这里讲课,与老公一起下班回家,公婆也认为做家务的应当是我,不用说公婆就是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在座的大多数人都会这样认为,这就是传统的作用,而不是法律的作用,一个民族的传统要想从人们思想中完全去除掉很难,别说普通百姓,包括我们在座的,在一定意义上对这些思想,在潜意识里也会有不同程度的认同。如果社会上绝大多数人们都能意识到赡养的无条件性,赡养案件就会大大减少,我要讲的赡养,第一、它不应附任何身份条件,也就是说不管你是儿子还是女儿,不管养儿还是养女,都能防老。第二、赡养也不应附任何财产和利益条件,也就说不管你从老人那里得到没得到财产和好处,或者已经得到的财产或好处是多还是少,或是将来继承不继承老人的遗产,也不管继承得多还是继承的少,都不应成为不赡养老人,或少尽赡养义务的理由,即使家庭养老的方式一直占据养老体系的基础性地位,赡养纠纷也就不会很多了。

三、谈谈个人对前面所提出的10个问题的个人见解

1、有多个赡养人的赡养案件,几乎没有一个子女说自己不应该赡养老人,基本上众口一词,都在说,我没说不养活父母呀?既然子女都说养活老人,那怎么老人还会告上法庭?

在上述谈到的形成赡养案件的原因中已经谈了个人的观点。我在做调解工作、或在写判理时都要给他们明确,没说不赡养,不等于赡养,更重要的是要看现实生活中是如何赡养的,如果事实上没有赡养,或赡养的还不够,应如何做的问题。

2、为什么判决的赡养案件几乎原告全胜诉,而且几乎没有上诉的?

从这一点上恰恰说明了我刚阐述过的赡养无条件性。也说明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老人对赡养的要求程度并不高。

3、调解时,虽说儿子是法律意义上的当事人,但做不了媳妇主,而儿媳又不是当事人,当事人说了不算,说了算的又不是当事人,在赡养案件中如何给儿媳、女婿定位?

个人意见,能否根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三款的规定,将儿媳、女婿也列为诉讼当事人,在确定儿媳和女婿的协助赡养义务时加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限定。现实生活中真正与老人在一起比较多的还是儿媳妇,男的外出打工,媳妇在家伺候老人,不把她列为当事人,一旦她不伺候,或不好好伺候,从法律上你还制约不了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三款确定了儿媳妇的法定赡养义务,也就是说,不仅可以起诉儿子、女儿尽赡养义务,同时也可以起诉儿媳妇、女婿尽赡养协助义务。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三款是这样规定的,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

4、老人小脑萎缩,老糊涂了,无法正确表达自己的意志了,甚至完全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了,这样的老人如需诉讼,如何实现诉权?

太平庄北甸子村有个马老太,三儿三女,起诉时她八十岁多了,老头活着的时候,老两口由仨儿子一人养活一年,老头死时老太太就患有小脑萎缩、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经村委会调解,由每个儿子每人轮一个月,写了协议书,但大儿子拒绝在协议上签字,而且当按所谓的这份协议的约定轮到他照看母亲时,两口子锁上家门,外出打工不回来了。大女儿回娘家一看,老太太在单门独户的老院里,已有数日无人照顾了,她便替老太太找个律师,写个诉状,到法庭告大儿子,让他履行所谓的协议义务。因为协议上大儿子没签字,没法审协议,但老太太的赡养问题却是急需解决的,让她撤了诉,再起诉,增加诉累不说,真的可能涉及老太太的死活问题。为切实解决老太太的赡养问题,我们追加了其他子女为共同被告。在这里我且不说案件如何审的,我要说说案件中当事人的矛盾问题,大女儿也是老太太的赡养义务人,在诉讼中,她也应当是被告,同时又是她代老太太找律师写诉状,代老太太立案起诉。因为老太太不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且完全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这样大女儿既是原告的代理人,本身又是被告,从诉讼程序上是矛盾的。审判实践中,这样的赡养案件很多,有的是老人让某个子女帮他们起诉,有的直接就是个别子女替老人起诉,在诉讼中帮助原告打官司的这个被告自己很纠结,法庭做起工作来也很纠结,审这的案子,我们就指定老太太所在的北甸子村委会作为其诉讼期间的法定代理人,再联系了司法援助中心,让他们给派员提供法律援助,我们把案子调解了,而且没有任何反复。后来对不能完全表达自己意志或完全不能表达自己意志的老人告赡养,我们就采取这个法儿,还挺好,处理完的案子效果都挺好。相关村干部反映也挺好,他们参与诉讼后,都表示自己对赡养问题有了新认识,而且对如何调解赡养案件也有了新思路。对于我们审案子来说,有村干部和司法援助人员的参与,还很容易就调成了。

5、离退休或有其他生活来源的老人还能不能告儿女要赡养费?

《婚姻法》第二十一条三款  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一款  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

这条在“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老人的前面并未加修饰性的规定,没说对什么样的老人。而关于医疗费,在该法第十五条的“老人”的前面又加了修饰性的规定,即“经济困难的”。

第十五条 赡养人应当使患病的老年人及时得到治疗和护理;对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应当提供医疗费用。

关于对离退休或有其他生活来源的老人还能不能判子女给赡养费问题,我在审判实践中一般都判点,要不父母白养活一回子女了。离退休的老人起诉得较少,但有一定经济来源和有一定积蓄的老年农民也有告的,比如上述我提到的,儿子娶了比自己大十五岁的儿媳妇的侯某夫妇,他们的儿媳妇就提出来,他们有经济来源,还有一群羊呢,能卖三、四万元呢,让儿子媳妇养活也行,但老两口得把羊卖了,上儿子媳妇家,他们有啥让老两口跟着吃啥,老人死活不卖羊,不上儿子媳妇家去。还有的老人有一定积蓄,特别是有大数额存款的,是花完存款再由子女支付赡养费呀,还是告了就给呀,审判实践中,我们一般也少判点,不能等老人花完积蓄再判赡养费,这样体现不出赡养是子女的法定义务这一立法宗旨。

6、子女也成了需要赡养的老人了,他的父母还能不能告这样的人履行赡养义务?如果告了,如何审、如何执行?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曾研究了很长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后来请教了主管副院长,他的意见是不管多大岁数,他再老也比不上父母老,从法律上就有赡养父母的法定义务,至于有没有能力,那是执行的问题,暂时没有别的更好的观点,大家就认同了这意见,现在法院这样的赡养案件也都判给。前面我说了,我国从1999年就正式迈进老年型国家的行列。现在社会的生活、医疗等各方面的条件都好了,以后八、九十岁,上百岁的老人就会更多了,按着我国婚姻法规定的男二十二周岁,女二十周岁的法定婚龄算,八十多岁的老人就有可能有六十多岁的子女,九十多岁的老人就有可能有七十多岁的子女,上百岁的老人就更不用说了,而根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条的规定老年人是指六十周岁以上的公民。

7、与继子女形成继父母继子女关系时间较短,有的甚至只有几个月,这样的继子女对继父母应否承担赡养义务?如果应当承担,应如何承担?

上述我举的那个强奸儿媳妇的刘某的案例,就存在这个问题。针对这个案子有他的特殊性,合议庭在评议这个案子时,每个人都很是纠结。刘某对继子冯某本身就没抚养几个月,又把人家媳妇强奸了,现在吓得媳妇疯疯吵吵的不敢回家,整天在外面跑,犯下的罪行别说家人无法原谅,让整个村里的人也都无法原谅,为了给他解决养老和住处的问题,镇政府和民政局曾联合办公,尽管他不符合条件,但考虑他的现实情况,安排他去养老院,花销由国家出,但谁知他还不去。起诉后调解又达不成协议,当时合议庭的意见不一致,我的意见是不能判继子给赡养费,一个是他抚养继子没几天,甚至也说不上是抚养了,再者,如果判继子再给这种人赡养费,有悖公序良俗。而另一法官和陪审员考虑的与我不一样,他俩认为刘某某所犯的罪行已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现刑满释放,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制裁,不能因此影响他的其他合法权利,应判决继子给赡养费,如果不判他给,他妹妹就成了刘某的唯一赡养人了,不管一个赡养人还是几个赡养人,都应保证刘某得到最起码的赡养费,不判继子给赡养费,这样无疑也是增加了妹妹的负担,这也有道理。这案子其他的内容不具有代表性,但所涉及的“形成继父母继子女关系的时间较短,是否影响继子女的赡养义务”问题。后来该案上了审判委员会,经过审委会讨论,最后支持了我的意见,判决驳回了刘某要求继子给付赡养费的请求。

8、如何对待赡养协议?赡养协议有无有效无效之说?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老年人同意,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赡养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和老年人的意愿。

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老年人组织或者赡养人所在单位监督协议的履行。

赡养协议虽具有人身关系,但它也应具备普通协议的一般特征,任何合法有效的协议,都必须具备两点,第一是立协议人的意思表示要真实,第二是协议内容不得违背法律强制性规定,如果约定有第三人内容,只能为第三人设置权利,不得设置义务。但是,有关身份的协议要求更高,因为它具有人身属性,更重要的是不可违背人性和伦理

赡养人之间的协议并不一定由老年人全部参与,而赡养协议的内容则是与老年人的生活休戚相关,因此,法律将“经老年人同意”置为前提条件,才赋予赡养人签订赡养协议的权利,并且,内容也不得违反老年人的意愿,这样规定,使得赡养人之间的协议可以充分听取老年人的安排,即老年人的真实意思,保障老年人权利得以充分实现。

因此我们法院在审理涉及赡养协议的案件或对赡养协议进行司法确认时一般考虑一下五点:1、立协议人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2、协议内容是否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3、是否违背人性和伦理、4、是否经被赡养人同意,5、是否能够保障被赡养人的权利得以充分实现。

通过上述分析,赡养协议有效无效的问题就不言自明了。也就是说,符合上述五项规定,就有效,不符合上述任何一项内容都无效。

9、有无免除子女赡养义务的情形?

我个人理解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子女被他人收养,二是子女丧失劳动能力,方能免除赡养义务。生活中,父母痴傻呆,子女是由祖父母、外祖父母或叔叔、大爷、姑姑、姨、舅舅等养大的,这样的子女也应对自己的父母尽赡养义务,还有,比如在母亲怀孕时,父亲就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子女已经成年了,有赡养能力了,父亲虽未对子女尽抚养义务,子女对这样的父亲也应尽赡养义务。也就是说,我国现阶段家庭养老在养老体系中仍然占据着基础性地位,在当今,这个基础不可动摇。

10、如何确定老人生活费的数额?

我所说的数额,并非300200150230等等,当有人咨询,现在的赡养费是多少,任何一个法官都不会告诉你具体的数额,他只能告诉你法院判决时,一般情况下最少是多少?最多是多少?具体应怎么算?

我要强调一下,我这里说的只是生活费,而不是医疗费或其他什么费用。

赡养人与被赡养人对应如何给付老人生活费发生争议的,我们在判决时一般从两个方面来考虑,一是要考虑老人最少应得到的数额,即子女们共同最少应支付的总额。一方面要考虑老人最多可得到的数额,也就是不同子女最多可支付的数额。

被赡养人是农民的,最少应得到的数额,不能低于当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这个标准每年都不同,具体数额每年省统计局都以统计公报的形式发布2015年河北省的是6134元),是城镇居民的,不能低于当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的标准(2015年的是13641元)。按着这两个标准,可以减除按着国家政策老人从国家得到钱,比如养老保险金、抚恤金、低保、粮食直补等,就是子女们共同最少应支付的总额。对不同子女而言,可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数额不一定平均。为什么要减除呢,这也体现了家庭养老的基础性地位与政府和社会养老责任的关系。

老人最多可得到的数额,也就是不同子女各自最多可支付的数额的总和。有固定收入的子女可比照有关子女抚养费20%30%的比例支付,无固定收入的可比照当地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5年河北省的是9102元)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2015年河北省的是22580元)的20%30%支付。这样算来,农民的是1820元到2913元,城镇居民的是4516元到6774元。当然,子女们再愿意多给多少都不违法,只要是子女自愿的,我们都不限制,如果都愿意给,就很少会告到法庭了,也就不用我们操那个心了。

上述的粗浅认识,有诸多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每个人都会老,为了父母的今天,我们自己的明天,让我们关注老人,关心老人,关爱老人,通过全社会的努力,不断促进每个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满意度的提高。

我所介绍的内容就这些。谢谢大家!

文章出处:城区法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77947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