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案例:隆化县太平庄乡周家营村第一村民组诉隆化县太平庄乡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确认纠纷

  发布时间:2016-01-21 09:42:53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2014)隆行初字第25号

    2、案由:土地行政确认

    3、当事人

    原告隆化县太平庄乡周家营村第一村民组 

    被告隆化县太平庄乡人民政府

    第三人刘某、乔某某

    二、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被告调查的事实与实际事实不符,应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太土行决字(2014)第1号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书,理由如下:一、被告未进行实际调查,更未通知原告调查事项,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二、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在决定书中只字未提,侵犯了原告的辩论权。三、被告在第三人刘某、乔某某未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妄作决定,其认定的事实明显与实际情况不符,该决定书是错误的,应依法予以撤销。

    被告辩称,一、被告作出的太土行决字(2014)1号处理决定,是在充分调查取证后作出的,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第三人刘某对争议土地享有的使用权(家庭承包经营权)无可争议,原告主张的在承包期内可以收回承包土地的说法现实中既行不通,更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二、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原告诉称被告未进行实地调查,也未询问过知情人,更未通知原告调查事项及调查过程,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与事实不符。针对该争议案件,被告调查了相关人员,并于2014年4月22日分别以书面形式向原告下达了土地争议案件受理通知书和限期举证通知书,并当面进行了口头说明和解释,故不存在侵犯原告知情权问题。关于原告称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在决定书中只字未提,侵犯了原告的辩论权问题,原告所提交的证据不符合真实、合法、关联要求,故被告对其提交的证据不予采信。关于原告称被告在第三人刘某、乔某某未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妄作决定问题,与事实不符,被告所做决定有相关证据佐证。综上所述,被告的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2012年12月份,高速公路划线从蒜地沟门林地经过,占地3.7亩。该地是第三人于1984年分的四级地。1999年第二轮土地延包至今三十多年。1986年村里搞速生丰产林,村里决定如遇变更土地时,栽杨树的地不变,全村在上下河套栽了几百亩杨树。第三人也与组里其他户一样把这类地栽上了杨树。第二轮土地承包时,一组主张除栽杨树地不变之外,一、二、三级地打乱重分,只有刘江一户土地完全不变。栽杨树的地多人不补、少人不减,继续延包。当时包村乡干部、包组的村干部同意了这一分地方案。高速公路占地补偿费没公布之前,一组村民都承认该地是第三人的承包地,并为第三人打了证明。2013年6月,张承高速公路拆迁办公布了占地面积、树木棵数等,当时一组村民没人提出异议。 2013年7月上旬,公布了征地补偿款每亩5.5万元后,一组个别村民挑动召开一组村民大会,并说二次分地时说过多会放了树多会把地收回来重分。他们这些论调是站不住脚的。当时只有第三人被占的3.7亩土地上的树放了,组里其他户的树还都长着。第三人那块四级地在河套中间,发大水常挨冲,分地时又是最后一家,所以当时也没有丈量,就把那一片都分给了第三人,第三人经过几十年的经营管理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次高速占地的政策是,占地小片归集体所有,承包地周围扩大的面积随承包地走,那么这块地的补偿费是应该归第三人。二次分地时这类地没有丈量面积,所以没上合同本,全村几百亩这类地也没上合同本,但已经形成了延包的事实,二轮承包期为三十年,现在才十六年,原告就要把土地收回重分,不符合土地承包法的规定。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维持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

    经审理查明,本案原告与第三人现争议土地坐落在周家营村蒜地沟门,该争议地四至为:东至北段为地头、南段为孙庆余、孙庆书两户土地西界,北至河道,西至水沟,南至东至、西至交汇点。1984年第一轮土地承包时,第三人分到现争议地块,当时被原告定为四级地,未进行丈量亦未确定具体面积,原告所在组分到四级地的第三人及其他村民均未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相关部门亦未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 1986年,第三人将该地栽上杨树,本组其他户亦在分得的四级地上栽上树木。2000年第二轮土地延包时,原告所在组除刘江一户外,其他各户的一至三级地被组里统一收回,重新分配,并重新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各户原分的四级地未做调整,亦未签订承包合同,由各户继续延包至今。被告经过实地勘测,认定现争议土地面积计7.3亩,2012年,因修建张承高速公路需征收该争议地中的土地3.7亩,现被征收土地上的杨树已经砍伐,土地征收部门已将地上树木补偿款给付第三人。因原告主张被征收的土地树木砍伐后土地应收归原告,土地补偿费亦应归组所有,为此原告与第三人产生争议,原告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收回本案争议的土地,本院以该争议属土地权属争议,应向行政部门申请处理为由,作出不予受理裁定,原告不服上诉至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27日作出(2014)承立民终字第39号民事裁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第三人与原告分别于2014年4月8日、2014年4月17日向被告提出土地确权申请,被告于2014年4月22日受理此案,并向双方送达了限期举证通知书,被告经过调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于2014年5月8日作出太土行决字 (2014)第1号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决定第三人对周家营村第一村民组坐落在周家营村蒜地沟门,东至北段为地头、南段为孙庆余、孙庆书两户土地西界,北至河道,西至水沟,南至东至、西至交汇点的土地享有家庭承包经营权。原告不服该处理决定,向隆化县人民政府提出复议申请,隆化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8月1日作出隆政复决字(2014)5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告作出的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太土行决字 (2014)第1号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

    三、案件焦点

    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是否具有法定职权,处理决定事实是否清楚,主要证据是否充分,程序是否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是否正确.

    四、裁判要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根据该条规定及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被告具有对争议土地使用权作出行政处理决定的法定职权。该案通过庭审中双方当事人提供的有效证据可以认定,第三人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虽未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但第三人已经事实上取得了现争议地的承包经营权,并且在承包期间又栽植上杨树,进行了相应的管理。第二轮土地延包时,原告所在组对包括现争议地在内的四级地未作调整,仍由原承包户继续延包,原告在修建张承高速公路征收土地前始终未对该地的承包经营权问题提出过异议,被告所作出的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中认定第三人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事实认定清楚,主要证据充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有关规定,在土地承包期内,无法定情形的,发包方不得强行收回或调整承包地,现原告要求收回原由第三人承包的土地于法无据。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作出的决定,是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申请及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予以立案,立案后依法向双方送达了举证通知并进行了相关调查,作出决定后及时进行了送达,并不存在未进行调查及侵犯原告知情权和辩论权的问题,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决定程序违法无事实依据。综上,被告所作出的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主要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应予支持。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被告于2014年8月1日作出的太土行决字 (2014)第1号土地使用权争议决定。

    五、法官后语

    该案虽然在我院作出判决后,原告未对被告乡政府是否具有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作出行政决定处理的法定职权提出异议,二审法院也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但有必要对乡级政府是否具有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作出行政决定处理的法定职权问题进行一下探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根据该条规定,政府部门只是具有对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作出行政处理决定的职权,但该条并未规定政府部门能否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作出决定,该条的土地使用权是否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因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的,当事人不愿协商、调解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根据该条的规定,本案当事人就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即可以向本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但本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以双方当事人未签订过土地承包合同为由对本案原告提出的仲裁申请不予受理,而且我院又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未实际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裁定不予受理此案。后原告选择了请求被告依法作出确认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申请,被告依据双方当事人的申请受理了案件,并且作出了行政处理决定,参照国土资源部2010年11月30日修订的《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十四条(四)项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案件不作为争议案件受理”。根据该规定,乡级政府针对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不具有作出行政处理处理决定的职权,但该案被告作为乡级政府如果再不予受理双方提出的对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确权的请求,或法院在行政诉讼中以被告超越法定职权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这样等于将原告村民组的救济途径堵死,使原告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本案经合议庭评议,认为此案虽然国土资源部颁布的《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案件不作为争议案件受理,但此“办法”只是部门规章,在法院作出判决时可参照执行,具体到此案的实际情况,不能完全参照该规章执行,该案原告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向我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过仲裁,但我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对本案原告提出的仲裁申请不予受理,我院又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规定裁定不予受理此民事案件,如果被告根据国土资源部颁布的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规定再不予受理,就等于原告丧失了救济途径,因此认为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作出处理决定具有法定职权。

 

 

 

 

文章出处:行政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76376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