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金国瑞陪审笔记(九)

张某与李某健康权纠纷

  发布时间:2016-12-09 15:42:58


 

张某,男,51岁;李某,男,47岁,二人为同组村民。

2015年1月初,张某来到法庭向我们反映称:自己和李某是同组邻居,平时关系还都不错,可是在20141120自己驾驶悬耕机在山上给同组村民翻地时,却受到李某的无端殴打,致使他住院治疗,不能翻地干活,失去了每年仅靠这一个秋季挣钱的大好时机,现已经花去医疗费近6000元。因李某至今对自己不闻不问,还到处扬言:打就打了,不能把我怎么着”,让我非常气愤。

听完张某的述说,我们觉得双方同为一村一组,之前又没有什么矛盾,住的还很近,如果能通过调解解决会更有利于双方矛盾化解。于是,我们约了原、被告双方来唐三营法庭做一次调解。

110,张某和李某妻子马某(代表丈夫)先后来到法庭参加由我们主持的对双方的调解。通过双方的各自陈述和问询,我们了解到了事情的起始原因:原告张某为满足当地户每年秋翻地需求,也为了能通过翻地挣点钱,在前几年买了一台中型拖拉机,又配置了悬耕机械。因为机器好人勤奋活又干得好,加上村里的人信任,自从给各户翻地后,每年都能在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获得10000多元的翻地收入。今年的活刚开始后不久,李某有一次在路上跟张某说:等你在翻我们地邻赵某家那块地时,不要给翻靠我的那一条垅,张某当时作了回绝,称:这事我不管,我干活要听地主的,为的是挣钱,你跟赵家有事你找她说,别的事我不管”,两人没有说妥。打架那天,张某按着计划翻完了赵家的地后,将车自然转入了李某的上家地,正在翻地时,李某从家里急匆匆的跑上山冲到张某的车前,对张某进行斥责,要张某停止翻地。称:“已经跟你说了,不让你给赵家翻那一条垅,为什么还给翻了!”为此,两人发生争执。李某要砸张某的车,张某不让,于是双方言语不和动手扭打在一起。当邻居赶到现场时,只见张某倒在地上,李某的嘴角出着血。张某的家人急忙拨打了120,并顾车将张某送到张三营中心卫生院。张三营中心卫生院见症状紧急,给做了临时处置后,被要求转移到了隆化县医院。经县医院检查,张某属轻度脑外伤、右胸前软组织损伤。在县医院急诊室救治观察一天一夜后,被转入普通病房,七天后因无大碍张某要求出院。治疗期间共开支医疗费近6000元。张某在诉求中希望得到医疗费、误工费、住院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项的赔偿,共计17000元。

对于上述张某陈述的事实,马某表示认同,但她提出:自己的丈夫也受了伤,也花去了2000多元的医药费用,打架后,因受伤什么活都没能干,经济损失很大,希望法庭能给予公正解决。

基于双方的主张,我们就此事发生的前因后果提出三个问题让双方考虑:一是李某与赵家相邻的那一条垅到底该不该翻?二是翻不翻那条垅到底是应谁来做主,谁说了算?三是既然李某和相邻地户人对地界有争议,那么这件事到底该由谁来解决?双方就此进行了比较理性的争论。最终达成共识:无论哪条都与张某没有关系,他就是个给别人干活挣钱的人,对于地户人之间的地界纠纷他没有负责解决的义务,在这个事件中张某是受委屈的一方。鉴于此,马某代表丈夫承认了做法的莽撞,并向张某进行了赔礼道歉。

在双方对事实都认可的基础上,我们对此案事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责任认定意见:此次打架造成伤害的主要责任方是李某。明确指出了李某对张某进行赔偿是理所当然的。但根据此事发生的结果看,责任虽然不在张某,但事情发生后,张某缺乏理性,在客观上促成了互殴结局,也必需承担部分责任。为此,我们要求原告张某减少诉求中的赔偿额度。另外,虽然秋翻地每年只有一季,但因张某所在村地处偏远,在当地只有张某自己一台机器从事此项工作,秋翻不成,还有春季,也不会对张某的劳务收益产生多大影响,我们劝张某既然马某代表丈夫李某认了错并赔礼道了歉,就当以和为贵。

双方同意我们给予的分析和认定意见。本着和睦邻里,案结事了的原则,最后由我们给提出了解决方案:让李某为张某一次性赔偿各项费用总合人民币现款8000元。马某当即接受方案。张某也觉得虽然在经济赔偿额上亏些,但考虑能调解成这样自已也算找回了面子,又是邻居,也表示了同意。双方最终在制做的调解书上签了字。此案调解成功。

文章出处:张三营法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8244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