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金国瑞陪审笔记(十)

张某与邓某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发布时间:2016-12-09 15:45:49


 

张某,男,41岁;邓某,男,64岁。二人为邻村人。

2015927上午7时左右,张某驾驶一辆三轮摩托车在邻村内一条主干道上由北向南急驶时,在村北一个十字路口处与该村同样驾驶三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的邓某相撞,至使邓某的头部和上体受伤,双方车辆各有损坏。事发后,张某救人心切,在第一时间叫了一辆出租车,将邓某送至隆化县医院,经急诊室做了脑超声、CT等相关部位的检查,邓某的头部、左肩部等处有软组织损伤。因无大碍,邓某考虑此时正值农业秋收大忙季节,张某又不是故意的,于是主动提出回家养伤。张某让医生为邓某开了5天的输液药物带回,并告知邓某如有情况可随时联系。当日共花去人民币1500余元。回家养伤一周后,邓某为尽快了结此事,请托了本家亲戚王某出面与张某调解。经双方协商和王某作主,张某在原花去医疗费的基础上,又另行支付给邓某现金1500元为一次性赔偿解决,但没有形成文约。次日晚间,邓某忽然感觉到自己左肩部疼痛难忍,手臂抬举出现困难,立即给张某打电话说明情况,要求增加费用,遭到了张某的拒绝。为不耽误治病,邓某来到县医院找医生要求拍片子做检查,医生听完情况后告诉他,上次检查片子因时间不长电脑里有存不用再拍,找到了库存的片子后经验察发现,在第一次拍片时的结果自己就已经被诊断出了是左肩胛骨线状骨折。邓某在医生的建议下重新用药并采取保护措施,共花去人民币3000余元。邓某回家后觉得很委屈,认为是张某的车撞了自己,自己的三轮车坏了影响秋收不说,自己不能干活需要顾工也不计,还给自己造成了骨折,是张家在初诊时隐瞒了实情欺骗了自己,现在自己一次就花去了这么多钱,今后再花多少钱还不知道,张家给的1500元钱远不够治疗费用,所以再次找到张某要钱。张某坚持不给,认为自已车辆手续和驾驶证照齐全,况且双方已经说好了,你邓某再向我要钱,还有个完没有?为此双方引发纠纷。邓某在无奈的情况下,于1012日找到了法庭,要求给予公道解决。

上述邓某反映的问题经与张某通过电话联系核查后得到证实。为解决这起纠纷,我们约定双方在第二天的下午2点来法庭议事。双方当事人及亲属共8人先后按时来到了法庭。

在双方当面进行意见交流后,我们对此案事首先表明了四点看法:1、这次事故在性质上是个意外,因为双方平日一无仇二无怨,不存在人为故意撞车因素,所以希望双方都能拿出诚意争取今天就把这个事解决;2、在事故发生后,张某没有等靠推托思想,而是急切的先行救人,在第一时间顾车将邓某送至医院进行检查救治、出资结算及安慰伤者,说明其有着良好的道德修养和诚信品格,做得非常人道和到位,很值得赞赏;3、邓某虽然是受伤的一方,但也没有因伤而赖的思想,在医院做完检查后,感觉无大碍,主动放弃住院,提出了回家养伤的方案,既是为了省钱,也是为了省却对方的麻烦,是知情达理的,值得肯定;④邓某回家后又主动请托中人说和此事,不拖不等,再一次表现出了积极解决问题的诚意,态度可嘉。

对于此次纠纷双方发生争执的焦点,主要是邓某要求张某继续出钱治病,而张某认为此事已经通过中间人达成共识,对邓某又来要钱感到不满。对此,我们讲了四点意见:

1、邓某提出追加治疗费用的主张是正当的。因为在双方私下和解时,邓某当时左肩部并没有疼痛,对于自己已经肩胛骨折的事实不知情,其有权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双方私下约定的由张某一次性给付邓某1500元了事的解决方案是无效的。一是因为这个约定没有形成文书,只能说是空口无凭;二是因为即使有文约,因1500元不足以承担邓某的治疗及康复费用,也是显失公平与公正的;

3、张某对邓某隐瞒骨折的事实是存在的。在双方因撞车致使邓某发生骨折事上,第一次医院检查时,张某明知事实已经发生,确没有将实情告知邓某,不管是因当时忙碌、忽略,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总之张某向邓某隐瞒了实情是事实,张某应负责任;

4、张某应客观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像之前那样保持理性和诚心,客观的面对现实,正确的认识问题。

对于我们的上述看法和意见,当事双方没有提出疑议。故此,就解决方案我们提出了四点主张:

1、此次事故责任对等,各占一半。因为双方驾驶的都是同等的三轮摩托车,在事故发生后,本应按着交通法规要求,立即通知交警前来进行现场堪验,作出责任认定,但双方因忙于救人治伤,没能及时告知交警,破坏了现场,也就没能取得事故鉴定责任的权威认证。但双方确实都存有责任。我们认为:事故发生在乡村路的十字路口处,张某虽然在主干道上行驶,但速度过快;邓某虽然速度不如张某,但属在非主干道上橫穿;双方速度均已超过了原《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中规定的每小时20公里的农用机动车车速限定标准。因此,我们确定双方责任均等各占一半。

2、因为责任对等,则费用均担。在此次事故中,除上述责任均分外,无论车辆损坏还是人身伤害程度都是邓较重些,但邓没有驾驶证照,三轮车也没有任何手续,本人又超过了限制驾驶(60周岁不再办理驾驶证照)的年龄,所以邓的伤情重而错误居多,功过相抵。

 3、人身损害涉及的开支项目及总金额计算:本次事故主要涉及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营养费等四个方面。具体计算方法和数额是:(1)医疗费(双方凭单据经过核计)总共4660元;(2)误工费,每日以40元标准计算总计3600元;(3)交通费已产生300元再另加100元(今后再检查),总计400元;(4)康复营养费90天,以日标准20元计算总计1800元。上述各项总金额为10460元,按着均担责任每人各需承担10460÷25230元。在各自总额中,张某已经先期支付了3000元,需要再拿出2230元付给邓某。

4、事故造成的车辆损坏赔偿:按着上述责任费用均担的原则,确定各自车辆自行整修,费用自理。

对于上述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主张,经讨论双方没有异议。但张某强调自己生活困难,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而且称妻子已就之前的费用支出极不情愿,表示需跟妻子进行协商。张某电话接通后,遭到妻子斥责,认为张某太窝囊了,两个三轮车相撞,已经支出了3000多元,又经中间人给说好了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拿出2000多元,邓家到底还有没有完!表示最多再出500元,不然愿意哪告就哪告去。

在此情况下,我们向双方指出,上述计算出的费用额度都是有根据的,但目前也只能是我们的调解意见,并不是法庭的庭审判决,如果双方在此基础上愿意私下协商,我们同意。但如果我们今天提出的解决方案不能被接受,那就只有按着相关的法律规定,待邓某的伤势康复在终结医疗费用后通过正式的诉讼解决了。这期间,如果病情出现反复或是发生其它意外情况,今天由我们调解给出的赔偿额度将是很难保证的,希望当事双方认真考虑。之后,双方在场的亲属都纷纷表态发言,劝说双方尊重我们的意见和解。最终邓某认可张某的困难,并考虑相邻不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主动提出让步,要求张某一次性再给付1500元了事。张某在亲友和在场人的劝说下表示了同意,当场从其亲属那里借了现金交于邓某手中,并对邓某的宽容体谅表示感谢。

我们给制作了赔偿协议书。双方签字,至此案结。

文章出处:张三营法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76417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