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案例】张某顺等诉张某欧共有物分割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12-12 16:39:22


 

关键词: 不动产登记  共有物分割  诉讼时效

裁判要点:房屋所有权证照登记所有权人为一人,不排除实际上还有其他共有人存在。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第一百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0条、第17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又未分割的可按析产案件处理的批复》。

案件索引:

一审:(2013)隆民初字第50号,(2014)隆民初字第575号,(2016)冀0825民初1690

 二审:(2014)承民终字第277号,(2015)承民终字第241号;

再审:(2015)冀民申字第1551号,(2016)冀08民再35号。

基本案情:

原告张某顺、张某恩、张某华、张春某诉称:张某平、张某安、张某顺、张某恩四兄弟是张某林、张杨氏夫妻的儿子,张某林、张杨氏、张某平、张某安均已去世。张某华、张春某是张某安的儿子,张某欧是张某平的儿子。张某林、张杨氏夫妻去世时留有房屋三间、院落一处,座落于隆化县隆化镇清真寺街47号。因父母早亡,兄弟们在亲友资助下分别成家立业,但以亲情为重,对老房院一直未主张分割。房屋东一间半一直由长子张某平家居住使用,西一间半一直由三子张某顺家居住使用。张某欧结婚无房,于1978年经四兄弟同意在该房院内建南房两间居住至今。现被告张某欧竟以房院登记在其父亲张某平名下为由,撵叔父张某顺搬家,企图将祖遗房产据为己有。张某林老夫妻去世后,张某平四兄弟对祖遗房院一直未分割,也未办房产证。即使办了房产证,也是张某平自行办在自己名下的,作为长子哥应名办证,事在情理之中,但房产不是张某平的,张某顺自结婚就住在该房内,当时办证都不登记共有人,这是客观事实。故具状诉讼,请求依法分割共有房院

被告张某欧辩称:1、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本案的三间房屋及院落一处不属于共有物,也不属于遗产,原告方无权主张。三间房屋及院落是张某林夫妻生前以赠与的方式处分给张某平夫妻的,张某平夫妻已去世,应由被告张某欧继承。2、该房屋在1953年被告张杨氏出典后,是由张某平夫妻赎回的,且张某林夫妻去世时,三个弟弟尚小由张某平夫妻扶养成人并娶妻生子,尽到了长兄为父的责任。该房屋是张某林夫妻为张某平结婚而购买的,登记在张某平名下是合情合理的,也是不争的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之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早在1951年的换契纸及1988年办理的房屋所有权证、2006年对1987年的宅基地证更换为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均登记在被告父亲张某平名下,证明该房院的所有权人是张某平。原告诉称当时隆化县登记产权都不登记共有人,并没有四兄弟的协议及具有普遍性、一致性、合法性的证据证明。房产证是国家发给所有人的确定权属关系的法律凭证,具有法律效力,被告没有证据证明登记的错误或不合法。如果房屋为兄弟四人共有,那么为什么在当事人都在世且精神状态良好的情况下不进行有效的合法的确权和分割,而要等两个当事人都过世了才提出分割,对方也许是刻意或故意要等相关当事人无法到场或作证的情况下来侵占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因此,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隆化县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张某林与张杨氏系夫妻,张某林1949年去世,张杨氏1953年去世。二人生育一女四男,长女张某荣,193266日出生;长子张某平,1934年出生,2003年去世;次子张某安,1940年出生,2007年去世;三子张某顺,1941年出生;四子张某恩,1949年出生。张某平夫妻生育两男两女,长子张某欧,次子张某峰,长女张春某,次女张冬某。张某安夫妻生育两男一女,长子张宝某,次子张春某,女儿张丽某。双方当事人诉争的三间房屋及院落坐落于隆化县隆化镇清真寺街47号,系张某林夫妻于1943年购买。张某林去世后,张杨氏于1953年将该房屋西侧一间半出典给杨某英夫妇,于1960年被赎回。后张某安结婚,居住该西一间半,后搬出。1969年,张某顺结婚,该西一间半则一直由张某顺夫妇居住。张某平生前与子女一直在东一间半居住,1978年在该房院南侧另建房屋两间,用于给张某欧结婚使用。张某峰一直未婚,于201446日去世。目前该院落内只有张某欧在两间南房居住,上房西一间半张某顺用于存放物品,东一间半张某欧用于存放物品。张某顺夫妇现在外与其儿子一起居住。上述诉争房屋院落于1951年由原热河省人民政府印发契纸,于1988年由隆化县人民政府颁发房屋所有权证,于2006年由隆化县人民政府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户名均登记为张某平。另经征询张某荣及张春某、张冬某、张丽某意见,张某荣表示不参加诉讼,认为涉诉三间房屋应由张某平、张某安、张某顺、张某恩四兄弟平均分配;张春某、张冬某亦表示不参加诉讼,如有自己的份额给张某欧;张丽某亦表示不参加诉讼,如有自己的份额由张春某、张宝某平均分配。

裁判结果:

坐落在隆化县隆化镇清真寺街47号张某林、张杨氏的遗产房屋三间,张某欧享有40%的份额,张某顺享有20%的份额,张某恩享有20%的份额,张宝某、张春某共同享有20%的份额。

裁判理由:

本案原、被告双方诉争的三间房屋及院落系张某林、张杨氏夫妇在解放前为全家人共同生活而购买,并非只是给张某平结婚使用。被告无证据证明张某林、张杨氏夫妻在去世前将该三间房屋赠与给其父张某平。在1951年办理契纸及后来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土地使用权证时,系按照历史习惯把长子张某平登记为户主,不排除该房屋尚有其他共有人。另,从1951年原热河省人民政府印发的契纸内容来看,新主为张某平,旧主仍为白辅堂而非张某林,契纸字样前填有“换”字,说明涉诉房屋自白辅堂出卖后物权并未再次发生变更,1988年和2006年政府颁发新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时,户主系沿用了张某平的名字。故认定该房屋系以张某平为登记户主的家庭共同财产不违背现行物权法关于“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的规定。至于张杨氏于1953年将该房屋西侧一间半出典给杨某英夫妇,于1960年被赎回一节,因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系兄弟四人中某一人单独出资赎回,考虑当时赎回房屋时,张氏兄弟尚一居生活,认定为共同赎回为宜,据此认定被赎回的西一间半房屋仍属共同财产。双方当事人诉争的房屋,原为张某林夫妇共有财产,张某林夫妇病故后,作为张某林夫妇的遗产,各继承人都没有表示过放弃继承,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故该房屋现应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他们之间为此发生之诉讼,应按析产案件处理。因本案共有人已多年不在一居生活,共同共有基础丧失,共有人请求对共有物分割,应予允许,且不受诉讼时效限制,故被告关于本案超过二十年的诉讼时效期间的理由不能成立。另因本案涉诉标的为房屋三间,多人共有,对实物难以分割,故本院仅对共有人各自所应享有的份额作出确认,共有人需要实现其份额价值时,可通过协商或折价补偿等方式进行。共有人中张某荣放弃权利,仅在张某平、张某安、张某顺、张某恩兄弟四人间进行份额分配。结合本案张氏家族当时的家庭状况,张某林夫妇去世时,张某安、张某顺、张某恩年龄较小,张某平是长兄,对家庭的贡献应较大,在确定份额时应适当多分,以40%为宜,其他份额由张某安、张某顺、张某恩三人均分。现张某平、张某安已去世,属于张某平部分归其子女张某欧、张某峰、张春某、张冬某共同所有,又因张春某、张冬某已将自己的份额处分给张某欧,张某峰已在诉讼过程中病故且无子女,故属于张某平的份额均由被告张某鸥享有。因张丽某已明确表示如有自己的份额归张宝某和张春某,故属于张某安的份额由张宝某、张春某共同享有。院落及走道按相邻关系原则共同使用。

分歧意见:

1、认定涉诉房屋为共有,共有人按份额分配。

2、认定本案超过二十年最长诉讼时效,驳回起诉。

法官点评:

1物权法第九条规定的“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主旨是不动产登记生效,是物权公示原则的体现。但不能把该条款简单理解为不动产登记在谁的名下就为谁个人所有,从而排除其他共有人的存在。确认不动产房屋有无共有人,应结合共有物的来源、不动产房屋登记的历史背景、当事人的家庭及房屋的居住使用状况等实际来认定。

2、按照民通意见177条的规定,“继承的诉讼时效按继承法的规定执行。但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遗产未分割的,即为共同共有。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延长,均适用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具体到本案,已转化为确认物权归属的共有权确认纠纷,不再属于继承权纠纷。共有权确认属物权确认请求权范畴,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故不适用继承法有关继承人“应当在继承开始之日起的二十年之内行使,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行提起诉讼”的规定。

 

文章出处:审监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81864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