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案例】原告高某与被告李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7-01-19 16:12:56


    基本信息 

    案号:(2016)冀0825民初242号

    案件类型:民事

    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审理法院:隆化县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一审

    裁判日期: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

    当事人:

    原告:高某

    被告:李某;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赤峰市某运输有限公司;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关键词

    被扶养人生活费  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标准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2013年10月26日,被告李某驾驶蒙D65617、蒙DB453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沿253省道由北向南行驶,行驶至茅荆坝乡大庙街与薛某驾驶的冀H0M682号小型货车会车时相刮撞,同时与张某驾驶的三轮农用车追尾相撞,农用三轮车侧翻与路边停放丁某驾驶的冀HBX515号小型客车相撞。事故造成三轮农用车乘车人原告受伤、四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认定,被告李某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张某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丁某、薛某无责任。原告因事故导致寰椎骨折、枢椎骨折,在承德二二六医院住院治疗好转出院。现起诉要求各被告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方赔偿原告151 904.70元。其中:医疗费40 167.35元、误工费30 000.00元(10个月×3 000.00元)、护理费4 000.00元(40天×1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 500.00元(30天×50元),营养费540.00元(27天×20元)、交通费 1 500.00元,伤残赔偿金52 304.00元(26 152.00元×20年×0.1),被抚养人生活费:高某淇14 069.60元(17 587.00元×16年×0.1×0.5)、高某斌10 552.20元(17 587.00元×12年×0.1×0.5)、精神损害抚慰金5 000.00元、车辆损失3 695.00元,鉴定费2 250.00元,要求被告先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责任,不足部分按责任承担,合计151 904.70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辩称,被告李某驾驶的车辆在该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30万元限额的商业三者险,并投保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同意对原告合理的损失进行赔偿,但应按照2013年河北省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进行计算。经(2014)隆民初字第1744号民事判决书确定,本公司已经将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2 000.00元赔付本次事故的另一当事人丁某,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付丁某财产损失6692.70元。依据交强险条例的规定,本次事故中薛某、丁某驾驶的车辆投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也应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限额内对原告的损失进行赔偿。此外,应在交强险限额内为本次事故另一名伤者张某预留适当的份额。对于原告的伤残等级该公司不予认可,认为原告的伤情不构成伤残,故申请对原告的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原告主张误工期10个月明显过长,申请对原告的合理误工天数鉴定。原告主张的护理期限计算错误,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鉴定费、营养费、交通费,另外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金额过高。

    被告李某辩称,其与赤峰市某运输有限公司是挂靠关系,事故责任由其本人承担,不用该公司负担。原告的治疗费用过高,具有不合理用药的行为。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均过高,营养费没有依据,交通费没有单据。原告评定伤残的依据不准确,因为原告没有向鉴定机构提供全部的诊疗单据。车辆损失没有依据,另外在原告二次治疗的病历中看出原告有第二次被致伤的可能。对原告提出的户口性质是非农业户口有异议,原告的户口性质应该是农业户口。自己垫付的费用已经远远超出应该承担的责任范围,超出的部分由原告或者保险公司在其赔偿数额范围内予以返还。

    被告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辩称,薛某驾驶的车辆在本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本公司对事故责任没有异议,但高某并没有与本公司投保的车辆发生直接的碰撞,根据保险近因原则本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并且该案件追加其为被告时已经超出保险理赔2年的时效。本公司也不应承担本案的诉讼费、鉴定费等其他间接损失。

    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对事故的经过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被告丁某驾驶的车辆在本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其他同承德某人寿保险公司的意见。

被告赤峰市某运输有限公司未到庭,亦未提交书面答辩。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3年10月26日,被告李某驾驶蒙D65617、蒙DB453挂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沿253省道由北向南行驶,行驶至茅荆坝乡大庙街,与相对驶来的薛某驾驶的冀H0M682号小型货车会车,超越前方同方向张某驾驶承载高某的三轮农用车时与H0M682号小型货车相刮撞,同时与张某驾驶的三轮农用车追尾相撞,致农用三轮车侧翻,并与路边停放丁某驾驶的冀HBX515号小型客车相撞。事故造成三轮农用车驾驶人张某、乘车人原告受伤、四车损坏的交通事故。隆化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李某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张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丁某、薛某无责任。被告李某、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对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无异议,但对责任认定有异议,认为被告李某应负事故同等责任。原告伤后于当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六医院住院治疗至2013年11月21日,共计26天,伤情经诊断为:1、寰椎骨折 2、枢椎齿状突骨折。医院给予原告哈罗氏支架固定及输液等对症综合治疗。出院医嘱:1、继续头颈部哈罗氏支架固定,嘱出院后注意调整支架外固定松紧度,根据复查情况决定是否去除支架外固定 2、继续口服与病情有关的对症药物综合治疗 3、适当功能锻炼,避免过早去除支架外固定,如不遵医嘱出现一切不良后果自负 4、定期复查(4-6周一次),根据复查情况酌情处理 5、病情有变化随诊。2014年3月4日至3月7日原告再次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六医院住院治疗3天,于2014年3月5日行颈椎骨折哈罗氏支架外固定去除术,术后给予颈部颈托外固定治疗。出院医嘱:1、继续颈托外固定,根据复查结果决定是否去除颈托外固定 2、针对头部钉眼处伤口,出院后定期换药(2-3天一次),根据情况酌情处理 3、定期复查(6-8周一次),根据复查结果酌情处理 4、病情有变化随诊。原告申请对伤情进行评残,经本院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意见:高某因交通事故所致颈部损伤后遗症构成十级伤残。原告称事故发生前,与张某共同为他人送煤,因二人均没有车,原告向薛某借了发生事故的农用三轮车,事故发生后,原告在修理店对车辆进行了修理。

    原告提交了两次住院的病历、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费用清单和收费票据,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对原告第一次住院病历的复印件真实性不认可。原告同时提交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六医院的收费票据2013年12月29日两张、2014年1月20日一张、2014年2月27日一张,隆化县医院门诊票据2014年9月29日一张、2015年5月5日一张、2016年5月10日一张。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原告提交的住院期间外的七张票据没有医院的检查报告相佐证,与本案有无关联不确定,不同意赔偿。被告李某认为原告第一次住院病历不全面,因没有CT报告单,X线报告单不能准确检查椎骨骨折的情况,因此伤残鉴定是错误的。此外,原告的费用清单中感冒清热颗粒、复方甘草片等与外伤无关的药物,属于不合理用药。高某第一次住院病历中记载出院情况是治愈,认为二次住院与此次交通事故没有关联,出院后的票据应当提交相应检查的依据,主治大夫准许治疗的证明,2015年5月5日票据有涂改,均不予认可。对伤残等级,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不认可。原告为证明误工损失提供村委会证明一份,拟证明原告从事煤炭运输行业,每天工资180.00元,因本次事故误工三年。被告认为此项证据没有负责人签字,村委会也没有证明村民工作情况的职能,不能证明原告的实际工作情况,且无劳动合同、工资表等证据佐证,对此不予认可。原告提交户口簿,拟证明自己是非农业户口,属于失地后从农业户口改的,自己有两个儿女需要抚养。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原告的户口簿有涂改,印章不清楚,从户口登记卡看不出原告与高某淇、高某斌的关系,被告李某同时认为高某淇系事故发生后出生的,应不予支持被扶养人生活费。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原告实际居住地为农村,应视为农业户口。原告为证明车辆损失,提交了修车发票两张,修理清单一张,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李某认为发票只记载付款人,证明不了修理的是否是本次交通事故的车辆。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认为车损不在他们的理赔范围。原告提交(2014)隆民初字第1744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事故责任经法院确认,被告李某承担70%的责任及保险理赔情况。被告对此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把判决书当做此案审理的依据。被告李某向法院提交医疗费票据15张、借条2张、证明1份、说明1份,拟证明被告李某为原告支付医疗费4 068.66元,为其交纳住院押金8 000.00元,为其筹措医疗费15 000.00元,在交警队交押金 20 000.00元,此外被告李某事故发生后支出拖车费3 200.00元,打车费700.00元,支付本次事故另一车辆冀H0M682号误工费3 000.00元、修理费995.00元。原告对被告李某支付住院押金8 000.00元,筹措医疗费15 000.00元,及为原告交纳医疗费4 068.66元的事实予以认可,认为被告李某的其他损失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原告提出第一次住院医嘱里有一级护理,因此认定护理人员应为2人,被告认为护理级别与护理人员无必然关系,护理应为一人。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原告误工费应按每天54.00元计算。

    被告李某与被告赤峰市某运输有限公司是挂靠关系。李某驾驶的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30万元限额的商业三者险,并投保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被告李某在事故发生后给付原告高某医疗费27 068.66元(8 000.00+15 000.00+4 068.66)。薛某、丁某驾驶的车辆分别在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了交强险。

    原告高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的损失为:医疗费44 236.01元(40 167.35+4 068.66)元、误工费13 300.00元(133天×100元)、护理费2 900.00元(29天×1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 450.00元(29天×50元),营养费580.00元(29天×20元)、交通费1 000.00元,伤残赔偿金为:76 925.80元,其中包括【残疾赔偿金52 304.00元(26 152.00元×20年×0.1),被抚养人生活费:高某淇14 069.60元(17 587.00元×16年×0.1×0.5)、高某斌10 552.20元(17 587.00元×12年×0.1×0.5)】、精神损害抚慰金5 000.00元、车辆损失3 695.00元,鉴定费2 250.00元,以上合计151 336.81元。

    在我院处理的(2014)隆民初字第1744号民事案件中,经判决,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赔偿本次交通事故另一当事人丁某驾驶的车辆所有人承德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财产损失2 000.00元,在三者险内赔偿5 292.70元。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李某驾驶车辆行经村镇未保持必要的安全车速,与前车未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在有相对会车的可能时超越车辆,张某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双方均具有违法过错。隆化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责任认定书符合事实与法律依据,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应由被告李某承担70%的事故责任,张某承担30%的事故责任。李某在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有保险,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应在保险限额内对原告的损失进行赔偿。被告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应在交强险无责赔付限额内对原告的损失进行赔偿。被告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被告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保险近因原则、超过保险理赔时效拒绝赔偿,本院认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车辆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赔付限额内赔偿具有法律依据,本案原告在2014年7月31日因本次事故第一次立案起诉,后撤诉,于2016年1月14日再次起诉,在2016年10月1日申请追加二保险公司为被告,原告追加二被告保险公司的时间虽然超过事故发生之日两年,但诉讼时效发生了中断,本案并未超诉讼时效,同理,保险公司的理赔时效也没有过期,保险公司不能以此为理由拒赔。

    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对原告的合理误工期限进行鉴定,对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但并未给出合理理由,本院认为根据原告的伤情,对原告的误工期可以做出判断,无需鉴定,原告的伤残等级经权威部门依法鉴定,程序合法,鉴定有据,采用了CT报告单,并对当事人查体,鉴定意见充分,本院对此予以采信,因此对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均不予准许。李某自愿承担事故责任,原告无异议,被告赤峰市某运输有限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的伤情有二次治疗、复查和继续用药的必要,且根据原告的伤情,医院对其进行综合治疗,使用的药物均系合理,鉴定意见书中记载鉴定过程中采用了2013年10月26日颈部CT,可见原告的诊疗完整。原告出院后复查产生的检查费、药费也是合理支出,隆化县医院的票据中载明是颈椎三维重建、正侧位DR、CT,正是原告在事故中的受伤部位,因此对原告支出的医疗费予以支持。原告医嘱中的一级护理与护理需要2人不能等同,对原告的护理费应按住院天数每天1人计算。村委会的证明只能说明事故发生时原告正在送煤,不能证明原告的职业,也无法准确证明原告的收入情况。原告是青壮年,根据青壮年劳动力的市场价值,原告主张误工每天100.00元合理,误工天数从事故发生之日计算至二次出院之日,为133天。结合病历,原告两次住院天数分别为26天、3天,护理期和住院伙食天数按29天计算。根据原告伤情,营养费支持两次住院期间的29天。原告未提供交通费的依据,但原告两次住院均在承德市,且在事故发生后,在隆化县医院、隆化县中医院门诊检查、复查,酌定交通费为1 000.00元。原告提交的户口簿真实、合法,户口性质有改动系公安部门更改所致,且加盖印章,户口簿明确记载户口性质为非农业户口,本院对此予以认可,原告的伤残赔偿金按照2015年城镇居民人均年纯收入26 152.00元计算20年。被告认为户口簿反映不出原告与高某淇、高某斌的父母子女关系,本院认为户口簿记载户主为高某父亲,原告为长子,高某淇、高某斌为其孙女、孙子,据此可以推定原告与高某淇、高某斌的父子关系。被告李某同时认为高某淇出生于本次交通事故之后,不同意给付被扶养人生活费,对此本院认为被扶养人生活费包括需要扶养的未成年人,高某淇出生于本次事故审理之前,对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予支持,被扶养人生活费起算点为评残日。高某淇计算16年,高某斌计算12年。原告构成十级伤残,主张5 0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合理。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事故发生后没有对事故车辆进行定损,原告只能自行修理,事故车辆无号牌,因此发票无法记载车辆信息,原告虽不是车主,但修理费是原告支出,原告修理车辆产生的费用系合理支出,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主张为本次事故另一当事人张某预留保险份额,但张某一直未向本院起诉,且据原告、李某陈述,李某对张某的损失已经进行了相应赔偿,因此本院不同意被告的主张。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原告的损失应按2013年河北省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进行计算,对此本院认为没有依据,不予认可。原告因鉴定支出的鉴定费是为确定损失支出的必要费用,应由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三者险内按责任承担。

    综上所述,原告的医疗费用超过了三个保险公司交强险医疗限额12 000.00元,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分别赔偿原告高某医疗费 10 000.00元、1 000.00元、1 000.00元;原告的伤残赔偿项下的损失为99 125.80元,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分别赔偿10/12、1/12、1/12,即82 604.90元、8 260.45元、8 260.45元。因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交强险内的财产限额2 000.00元已经赔付给了丁某驾驶车辆的所有人,原告的车辆修理费由被告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宽城县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强险内各赔付100.00元。原告剩余的医疗费用为34 266.01元由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担70%即23 986.21元,剩余的车损3 495.00元由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担70%即2 446.50元。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三者险内承担鉴定费的70%即1 575.00元。经计算,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三者险内赔偿丁某车辆的损失与应赔偿原告的损失不超过三者险保险限额。

    裁判结果

    一、被告赤峰市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高某医疗费、护理费、车损等各项损失合计120 612.61元。

    二、被告承德某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高某医疗费、护理费、车损等各项损失合计 9 360.45元。

    三、被告宽城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高某医疗费、护理费、车损等各项损失合计9 360.45元。

    四、原告在得到保险公司赔偿后,返还被告李某垫付的医疗费27 068.66元。

    宣判后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分歧意见

    意见一:原告高某的女儿高某淇出生于本次交通事故之后,不应给付被扶养人生活费。

    意见二:高某淇虽然出生于交通事故发生之后,但是在一审案件开庭前,原告可以据此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

    法官点评

    从法律规定来看,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的赔偿标准为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的标准而不是事故发生时的上一年度。但对于出生于交通事故之后的子女是否应获得被扶养人生活费并没有明确规定。但笔者认为,立法者立法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受害人,使受害人的损失得以赔偿。本次事故,原告经一次起诉后撤诉,在第一次起诉中损失并未得到赔偿,在本案中二次起诉,其女儿已经出生,原告因伤致十级伤残,应得到被扶养人生活费。这样才能体现法律的公平原则和合理性。

    从另一角度看,如果原告的女儿出生于诉讼案件审理后,这时原告的损失已经获得了赔偿,对于后出生的子女是否还能另行起诉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笔者认为不应支持。因为这时交通事故案件已经审理结案,被告方已经履行了赔偿义务,如果因后出生的子女再起诉胜诉,则对被告方有失公平。法律是公正的,不能给被告增加额外的负担。

 

文章出处:民三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882416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