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走心的讲解

  发布时间:2017-10-17 15:25:02


图为金佩杰先生正在讲解

图为金佩杰先生2016年7月拜访老院长李庆儒

    凉爽的风从窗户飘进来,夹杂着果实成熟的味道,秋天的感觉开始变得愈来愈浓.在这个沉甸甸的季节,我跟在这位花甲老人后面,轻轻开启隆化法院斑驳的历史大门,将68年的历史长卷缓缓展开……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新添的根根银丝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这位道风仙骨的老人——金佩杰先生,正是隆化县人民法院院史陈列馆的打造者

回眸甲子岁月,冀望百年时光,隆化法院悠悠历史,历经68年风雨沧桑,说起这段历史的时候,窗外下起了雨,秋雨时而细密,时而绵绵,让人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一年来,他翻阅数万页的资料,行走几千公里的路程,整理了数百页的笔录,当然他也收获了近万字的院史陈列馆大纲,200余张的展览照片,数千张的备用照片,百余件实物……用这个已经退休了的老人的话就是:因为一种责任吧,一个老同志,一个在法院干了一生的人,我愿意把我的情感都给了法院,没有什么过誉地说我付出了多少艰辛,多么的不容易,没有什么,就凭着一颗朴素的心,愿意把我经历过以及我没有经历,我有能力去搜集的一段历史,串起来,留给后人,给后人一点记忆,这本身就是我责无旁贷的事。

隆化法院院史陈列馆占地266平方米,由一个展厅,四条走廊组成,利用墙体和陈列柜,丰富而详实地述说着隆化法院的历史。

   隆化取隆盛开化之意。自西汉时期设县筑城施治,北魏置安州,金元设兴州、北安州(也是隆化发展最鼎盛的时期,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明初南迁至清宣统二年建县(这个时期隆化是作为蒙古王爷的游牧之地)……隆化法院的历史是与共和国血肉相连的历史,从19495月隆化县人民法院成立到现在所进行的一系列司法制度的改革隆化法院通过自身的审判职能作用,为保障县域社会的稳定、参与社会管理和调整经济关系发挥了广泛而深刻的作用……讲解这些的时候金先生不用看稿,更不用死记硬背,信手拈来、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这让我想起和他的谈话中,他曾这样说过,隆化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我工作大部分的时间是在隆化法院度过的,现在我退休了,能够给我提供这个平台,让我能为家乡、为法院做点事情,我很高兴,也很荣幸,法院这个事情我也是当做自己的事情去做好,来回报我的家乡,回报法院对我的栽培。

   隆化法院历任院长彭萍、尚玉田……李庆儒,讲到李庆儒,金先生眯起眼睛,不由得回想起和他见面的场景,82岁的老院长已经回家乡养老,为了向他求证其在任期间的一些重要事件和时间,金先生不顾自己也已是60岁的高龄,几经周转,甚至翻山越岭,最后在承德县孟家院乡三榆树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见到了老院长。二十几年过去了,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平凡但又最珍贵的就是时间,当老院长紧紧抓着金先生的手,那额上饱经风霜的皱纹似乎在这一瞬间舒展开来,一双眼睛早已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苍老的嘴角露出一丝慈祥,旋即老泪纵横地带着激动又埋怨的语气说到:“小金你怎么到底是来了!咱们不是说好了,约到市里去见面嘛!”金先生回应到:“我等不及,我们都等不及!”两个老人的见面,就像是一场赛跑,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来到实物展示部分,上世纪五十年代手摇电话、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录音机、磁带和天鹅牌黑白电视机、1985年的审判庭桌牌的实物、上世纪八十年代旧式中文打字机、滚轮油印机、蜡纸、钢板……提到1990年至1998年的海鸥单反相机,金先生不由地联想起自己使用这款照相机记录的那些法院往事时光,《炕头上的法庭》、《挽着裤腿过河的法官》、《法官的情怀》……如数家珍,沁润其中。

1998年举办的“让天平永不倾斜”笔会,为隆化法院留下了部分珍贵的作品,可能做了一辈的法官,其中关阔先生现场泼墨书写的“天要阴了盼晴,人要渴了盼甘泉。世上遇见不平的事,老百姓盼的是清官。盼盼盼,年年盼,月月盼,盼望风正爽河山。”让金先生颇为欣赏,也最为津津乐道,每每念起来都是铿锵有力,慷慨激昂。

隆化县人民法院院史陈列馆仅仅是隆化县人民法院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缩影,陈列的物品也只是长河中的小小浮萍。走过了六十八载的历史进程,艰难前行,筚路蓝缕,历经几代人的奋斗,成就了今天的辉煌。饮水思源,我们无论走多远,都不能忘记过去。尤其在今天,更要弘扬先辈的丰功伟绩,传承老一辈法官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的精神。用担当检验忠诚,用廉洁守护正义,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始终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和饱满的工作激情做一名司法事业的“燃灯者”。说完这些,金先生的嘴角扬起满足而又欣慰的微笑。

沟壑中流淌过的是岁月的长河,泛黄的皮肤上是夕阳的余晖,他曾经见证了多少光辉岁月,经了几多似水年华。金先生是我见过的最流利、最生动,同样也是最深情,让我最为感动的讲解员,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陈列馆对于金先生的意义,是他的作品,像他的孩子,倾注了他毕生的心血,在听着他解说的过程中,我几欲流泪,但看着他饱经风霜而又刚劲有力的手摩挲着件件展品、张张图片、字字句句,又怕打断这个认真的老人。

窗外的雨停了,空气清清爽爽新新,秋雨洗刷过的天空,像大海一样湛蓝碧透,朵朵白云犹如扬帆起航的轻舟,一切显得那么美好而平静,可是我的心沉浸在这次讲解中久久不能平静。

文章出处:研究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779759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