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法院动态诉讼指南法官论坛执行视窗法律法规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法院公告文化建院

 

一村,一户,两尾鱼

——一名基层法院干警的扶贫所见

  发布时间:2018-06-12 14:55:09


 

   “大哥,您还记得我吗,我是隆化法院来咱们村扶贫的干警,上次来您家只有嫂子在,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见了吧!”我走近一家正在翻修房屋的院落,一个农村汉子正端着一铁锹水泥跨过门槛,听见我的声音,他回过头来,“姑娘,我记得你呢,快进来。”

天气乍暖还寒,穿着灰白半袖的他竟然不显一点冷意,汗珠在脸上流成了一条条小河的痕迹,声音轻快,难掩喜悦。

2017年,我在上级的分配下来到荒地乡烧锅营村,作为五户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张大哥是其中一户的户主。

张大哥家中只有他和老父亲、妻子三人,张大哥患有慢性病,常年用药,外出打工时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干一些轻快活儿,收入微薄,妻子则留在家中照顾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一个人打理剩下的三亩地,一年的收入尚不能支付张大哥与老爷子连年用药的费用,更别说脱贫了。

初次到张大哥家是冬季的一天,天刚下过小雪,冷极,我和其他几个同村帮扶的干警驱车到扶贫村做入户调查。一路上光秃秃的,放眼望去,除了稀稀拉拉的被农民遗忘的几颗玉米杆,就只有道旁的几根凌乱的灌木树杈,被薄薄的小雪覆盖,有些羞怯的探出头脑。

我在村里乡亲的指引下来到张大哥家。与其他贫困户家仿佛没什么不同:院落的一角摆放着一摞柴火,裸露的墙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低矮的屋檐被常年的炊烟熏的黑黢黢的,房檐下挂着一串红彤彤的干辣椒。张大嫂梳着溜光的头发,穿着衣角有些磨破的小花袄走出来引我进去。掀开厚重的门帘,是地面被踩得黑亮光滑的土质的厨房,大锅里温着半锅冒着热气的水,氤氲的水汽带给这个小家一种温暖的感觉,似乎又与先前几家的清锅冷灶不太一样。

张大嫂拿着扫帚扫扫炕沿,招呼我坐下。这家中只有她一人,张大哥在县城打零工,老爷子吃完饭出去遛弯了。我看着这个女人,生活的贫困好像并没使她变成一个“祥林嫂”,她只是和我唠了一些家常话,又拉着我的手引我到炕边放着的火盆上烤火,炭红彤彤的,暖极了。

炕头整齐的摞着几张铺盖,炕上还放了一个大矿泉水桶,水桶被裁成了一个鱼缸,里面两尾红色的金鱼欢快的游着,看我靠近,又蹭的一下钻进水底。见我盯着鱼缸瞅,张大嫂不好意思的说:“再穷,日子也得过呀”。

我很惊讶,我不想怎样赘述他的家中是如何破败和贫困,也不想再介绍自己是如何向她了解情况和怎样为她讲解政策的。因为这么久过去了,一想起张大哥家,我的眼前还是那日初晴的阳光下,两尾红色的小鱼,点亮了整个村庄,整个冬季。

爱自己,爱生活。

临近年关,我又去看望了张大哥一家。这次张大哥在家,他告诉我,自己攒了一点小钱,又赶上危房改造的好政策,自己家能领到一万来块的危房改造资金,来年开春就要开始翻修房屋了。我嘱咐他一定要注意身体,“没事,没事,我能行。”他搓搓手,点了点头,眉目间尽是喜气。

当我最近一次来到张大哥家时,便看到翻建的房屋已经初具规模。正午的大太阳明晃晃的打在刚刚成型的房坯上,张大哥端着铁锹一锨一锨的向屋内铲水泥,一个人干的热闹极了。张大哥见我进院,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又摩挲一把脸,手上的白灰和水泥就蹭到脸上去了,看起来滑稽搞笑。我们在院里聊聊天,又见到了老爷子。老爷子已经有点不大能听的清了,他很激动,嘴里不住的叨念“没想到蹬腿前还能住一回新房子,谢谢国家呀,谢谢呀”。我就蹲在他跟前,喷我一手的口水。

我很感动,虽然我并没有为这个贫困的家做过什么大事,但是见证着他们家有这么大的变化,我内心还是有说不出的喜悦和感激。其实,当我见到那两尾红色的小鱼时,我就相信,张大哥一家一定能过得好的。

扶贫路上,我是张大哥一家的帮扶责任人;人生路上,张大哥一家是我的榜样和楷模......

文章出处:研究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779702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