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李秀清与被告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确认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4-05-13 09:36:05
隆化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4)隆行初字第5号

原告李秀清。

被告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甄毓敏。

委托代理人张旭。  

委托代理人王树森。         

第三人王殿元。

委托代理人李玉心,河北正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秀清不服被告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围场县政府)作出的围政行[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该案指定本院审理。本院于2014年1月16日受理后,于2014年1月21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秀清、被告围场县政府法定代表人甄毓敏的委托代理人张旭、王树森;第三人王殿元及其委托代理人李玉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巳审理终结。

被告围场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8月12日作出围政行 [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认定事实如下:1987年王殿元翻建房屋时,为调正房向经与西邻彭某某协商同意,占彭某某东面与王殿元西面两家之间北面的伙墙和西北角一小块斜尖地,王殿元房屋建成后,直接建起了院墙(西院墙与其房屋西梢头取齐)形成现在的房院(其四至和现状至今没有发生变化),其四至为:东至王殿臣伙墙;南至宫某某伙墙;西至自家院墙外皮;北至自家院墙外皮。1998年2月24日,李秀清购买了彭某某的宅院,并在县国土局进行了变更登记。其土地使用证上记载该宗地四至边长为:东至自己院外墙皮(实际当时李秀清已不存在自己院墙),17. 50米;西至自己院外墙皮,19. 00米;南至自己院外墙皮(其与南邻应为伙墙),32.00米;北至自己院外墙皮,33. 10米;面积599. 51平方米,建筑面积55. 65平方米。2011年李秀清在其购买的房院内翻建了房屋,其房屋东梢头与王殿元房屋西梢头靠近(李秀清东面没有院墙),双方发生争议,经村干部调解达成协议:以王殿元房西梢头为界,以西为李秀清使用。其南界墙为其与宫某某的两个儿子赵某甲、赵某乙共同修建的伙墙,修建时间不详(双方均承认此事实),李秀清自述其在建院墙时北墙西北角向回收了约10至30公分,西南角院墙向外占了2 0公分,其它无变化。经实地勘测其四至边长为:东至王殿元房子西梢头,17. 65米;西至巷道,18. 63米;北至巷道,32. 62术;南至宫某某、赵某乙墙,32. 95米;面积为603. 00平方米。被告围场县政府认为:王殿元自1987年房屋建成时,其四至一直未发生变化,经国土局调查核实,王殿元北边边长13. 30米,与证内记载一致。李秀清房院现状与购买彭某某房院时的状况基本未发生变化,只是变更登记时未按实际四至状况登记。致使李秀清现认为与王殿元之间的墙为双方伙墙,而现实在李秀清未购买彭某某房院前,彭某某已将双方之间的伙墙无偿赠送给王殿元,1992年登记在王殿元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李秀清与彭某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应以买卖合同所协商的内容确定其土地使用范围,不包括彭某某已经赠送并合法登记在王殿元证内的土地使用面积,李秀清主张用彭某某赠送前的登记档案找回彭某某已经赠送并登记在王殿元证内的土地使用面积无法律依据。根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五条、五十六条和《土地登记办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决定如下:一、李秀清的集体土地使用权维持现土地使用状况。 二、1992年为王殿元核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记载的四至与实际相符,其持有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合法有效。 三、自本处理决定书生效之日起,李秀清应在15日内到县国土资源局办理变更登记或者注销原土地权利证书的手续,当事人逾期不办理的,县国土资源局报经县人民政府批准并公告后,依法注销其原土地登记,撤销其持有的围集建(1998)字第000055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

被告于2014年1月26日向本庭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及法律依据:

1、王殿元与原告于2013年5月11日签订的协议书一份,拟证明经村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并生效。2、被告询问原告的笔录一份,拟证明土地权属来源、面积及四至情况,王殿元1987年翻建房屋后至今未改变过。3、被告询问王殿元的笔录一份,拟证明1987年王殿元翻建房屋是真实的,在建房前王殿元与彭某某两家之间没有院墙。4、彭某某的书面证明一份,拟证明1987年王殿元翻建房屋时,因为要调房向,西北角不够用,经协商无偿给王殿元使用。5、王殿元1992年11月30日的集体土地建设使用证,拟证明王殿元的证与登记卡是一致的,是合法有效的。6、1998年2月22日给李秀清核发的集体使用证,拟证明彭某某把房屋卖给李秀清后,土地所给李秀清出具的集体土地使用证。7、王殿元在2012年7月2日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李秀清房院的四致,李秀清在转让变更登记时没有按正常程序登记,也没有四邻的签字。8、李秀清在2012年7月17日提交的申请书一份,拟证明发生纠纷的时间。9、被告调查宫某某的询问笔录一份,拟证明李秀清与他南邻赵某乙也有争议。10、被告询问李秀清的笔录一份,拟证明李秀清与赵某乙南墙存在争议。11、2012年8月28日被告调查彭某某的笔录一份,拟证明1987年王殿元建房子前,就已经把争议的土地赠予给王殿元了,李秀清在这之后买的房子。12、被告制作现场勘测笔录一份,拟证明做勘测笔录时原告李秀清在场,当时勘测土地与李秀清的实际情况不符,他拒绝签字。13、宗地图一份,拟证明土地使用面积。14、2012年围场县政府做出的围政行(2012)9号行政处理决定书一份,拟证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15、承德市双滦区人民法院(2013)双滦行初字第2号行政判决书一份,拟证明被告第一次作出的处理决定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撤销了围政行(2012)9号行政处理决定。16、土地登记手续一份(土地登记审批表、地籍调查表、变更登记申请表、买卖协议书),拟证明彭某某转让给李秀清房屋后的变更申请,当时没有李秀清的签字,也没有四邻签字,程序不合法。17、1992年彭某某的土地使用证一份,拟证明变更登记时双方争议的土地本身是伙墙。18、送达回证两份,拟证明将行政处理决定送达给双方当事人。

被告提供的法律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2、原国家土地管理局关于《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五条、五十六条3、国土资源部关于《土地登记办法》第五十八条。

原告李秀清诉称,原告于1 998年购买彭某某的房院,1998年2月28日合法过户,被告发给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原告与第三人所争议的地段为原告东第三人西伙墙及第三人西山墙捎檐子。第三人西北角三分之一占原告的宅院,三分之二西山主墙占原告半面伙墙(原告东由南至北伙墙段),第三人在1992年全县统一换证时买通村干部进行篡改,县国土局档案没有任何手续,属违法登记。彭某某1998年2月28日依照原证过户给原告,彭某某又在2012年6月12日证明将第三人占东面的伙墙及东北角斜尖地赠与第三人是不合法的。彭某某及原告宅基地证东边长17.50米,南边长32.60米,西边长19.00米,北边长33.10米。围政行[2013]14号政府确权决定原告东边长17.65米,西边长18.63米,南边长32.95米,北边长32.62米,原告原证与政府[2013]14号决定书对比,第三人92年违法登记占彭某某及原告东北角38公分。原证东边长17.50米,对比围政行[2013]14号东边长17.65米,多1 5公分;原证南边长32.60米,对比围政行[2013]14号决定书南边长32.95米,多35公分;原证西边长19.00米,对比围政行[2013]14号决定书西边长18.63米,少7公分;原证北边长33.10米,对比围政行[2013]14号决定书32.62米,少38公分。彭某某原始证编号:围字第44号,证号1171号东边长17.77米,西边长18.66米,南边长32.86米,北边长33.40米。第三人王殿元92年的宅基地证违法登记,原告李秀清及原房主彭某某98年买卖合同,李秀清98年的宅基地证与彭某某92年的宅基地证一致。彭某某的宅基地证与原登记档案北面墙少62公分,彭某某赠与王殿元62公分,38公分依然登记在彭某某宅基地证是合法的。李秀清与彭某某买卖合同合法,房屋合法过户,南半面伙墙彭某某登记合法过户给李秀清,原告李秀清围集建[1998]字第98055号房证合法,被告围场县政府围政行[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认为原告李秀清主张用彭某某赠送前的登记档案找回彭某某已经赠送并登记在王殿元证内的土地使用面积无法律依据,政府工作人员是在说谎。92年的彭某某宅基地登记合法,92年第三人王殿元登记违法,第三人王殿元92年宅基地证与彭某某92年的宅基地证重叠,县政府[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书事实不清。原告要求依法撤销围政行[2013]14号处理决定书,依法撤销第三人92年违法登记的集体土地使用证。

原告李秀清在庭审中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围场县政府辩称,2011年李秀清在其购买的房院内翻建了房屋,其房屋东梢头与王殿元房屋西梢头靠近(李秀清东面没有院墙),双方发生争议,经村干部调解达成协议:以王殿元房西梢头为界,以西为李秀清使用。2012年4月李秀清向县国土局申请确权,经被告调查查明事实如下:1987年王殿元翻建房屋时,为调正房向经与西邻彭某某协商同意,占彭某某东面与王殿元西面两家之间北面的伙墙和西北角一小块斜尖地,王殿元房屋建成后,直接建起了院墙(西院墙与其房屋西梢头取齐)形成现在的房院(其四至和现状至今没有发生变化),其四至为:东至王殿臣伙墙;南至宫某某伙墙;西至自家院墙外皮;北至自家院墙外皮。1998年2月24日李秀清购买了彭某某的宅院,并在县国土局进行了变更登记。其土地使用证上记载该宗地四至边长为:东至自己院外墙皮(实际当时李秀清已不存在自己院墙),17.5米;西至自己院外墙皮,19米;南至自己院外墙皮(其与南邻应为伙墙),32米;北至自己院外墙皮,33.1米;面积599.51平方米,建筑面积55.65平方米。2011年李秀清在其购买的房院内翻建了房屋,其房屋东梢头与王殿元房屋西梢头靠近(李秀清东面没有院墙),双方发生争议,经村干部调解达成协议:以王殿元房西梢头为界,以西为李秀清使用。其南界墙为其与宫某某的两个儿子赵某甲、赵某乙共同修建的伙墙,修建时间不详(双方均承认此事实),李秀清自述其在建院墙时北墙西北角向回收了约10至30公分,西南角院墙向外占了20公分,其它无变化。经实地勘测其四至边长为:东至王殿元房子西梢头,17.65米;西至巷道,18.63米;北至巷道,32.62米;南至宫某某、赵某乙伙墙,32.95米;面积为603平方米。王殿元自1987年房屋建成时,其四至一直未发生变化,经国土局调查核实,王殿元北边边长13.3米,与证内记载一致。李秀清房院占地现状与购买彭某某房院时的占地状况基本未发生变化,只是变更登记时未按实际四至状况登记。致使李秀清现认为与王殿元之间的墙为双方伙墙,而现实在李秀清未购买彭某某房院前,彭某某已将双方之间的伙墙无偿赠予王殿元,1992年登记在王殿元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李秀清与彭某某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应以买卖合同所协商的内容确定其土地使用范围,不包括已经赠予并合法登记在王殿元证内的土地使用面积,李秀清主张用彭某某赠送前的登记记载档案要回彭某某已经赠送并登记在王殿元证内的土地使用面积无法律依据。综上,被告围场县政府作出的围政行 [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特请求隆化县人民法院依法维持围政行 [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书。

第三人王殿元述称,围场县政府作出的围政行[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1987年春天,第三人翻盖房子时,为了调向阳方向,西北角不够用,于是就与第三人的西面邻居彭某某协商,占用他家那半面伙墙和她家小园东北角的一小块斜尖地,彭某某也没要补偿,后来我给了她500元钱,就赠与我使用了。1987年4月份,第三人入住新房,彭某某对第三人的赠与行为合法、真实、有效。1992年全县统一换证时,第三人按实际面积作了变更登记,并经被告发证确认。彭某某始终也未对第三人的土地使用证产生任何异议。1998年2月份,原告购买彭某某的宅院,买的是现有实际面积,从原告与彭某某签订的买卖协议也可看出,协议约定的面积与彭某某原土地使用证上的面积相符,所差的就是在1992年全县统一换证时,第三人按现有实际面积做了变更登记,而彭某某家没有按现有实际面积做变更登记。原告购买彭某某家房院做变更登记时,也没有按现有实际面积做变更登记,是按自己的意愿做的变更登记。是造成原告购买的实际面积与土地使用证上的登记面积不相符的原因。原告的土地使用证既然与买卖协议、与现有实际面积不相符,就应以现有实际面积为准做变更登记。做变更登记时,应以国土资源局实地勘察的土地面积为准。根据《土地登记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申请人申请土地(变更)登记,应当提交地籍调查表、宗地图及宗地界址坐标。地籍调查表、宗地图及宗地界址坐标,可以委托有资质的专业技术单位进行地籍调查获得。申请人申请土地登记,应当如实向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提交有关材料和反映真实情况,并对申请材料实质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可原告于1998年购买彭某某家房院作变更登记时,没有经过国土资源局实地勘察,又没有向国土资源局反映真实情况。实际是不符合法定程序的。围场国土资源局对原告的变更申请所作的变更登记行为是可撤销、可变更的行政行为或可确认为违法的行政行为。第三人翻盖房子在前,原告买房在后。第三人从盖房到现在,土地面积一直未变,并经被告发证确认,第三人是合法使用集体土地。请求法院予以维持被告作出的围政[2013]第14号行政处理决定。

第三人在庭审中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原、被告及第三人质证意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6、8、9、10、11、14、15、16、18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提供的证据3,原告认为王殿元所说建房前无院墙不属实。对证据4,认为证明是发生争议后做出的。对证据5,原告认为王殿元的土地登记违法,不予认可。对证据7,原告不予认可,对证据12,原告认为被告勘测的与实际情况不符,原告拒绝签字。对证据13、不予认可,对证据17、原告认为登记的不真实。对被告出示的法律依据原告认为适用法律错误。第三人对被告出示的证据1至15及法律依据无异议,对证据16,认为程序不合法,没有四邻签字,对证据17,认为彭某某的土地证与第三人的土地证相互矛盾。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5、7至15、17至18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采信,对证据6、16的合法性不予采信,对被告提供的法律依据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秀清、第三人王殿元均系围场县围场镇坡字村南营子小河北一组村民,第三人王殿元原和彭某某东西相邻居住,王殿元居东,彭某某居西。1987年,第三人王殿元翻建房屋,经彭某某同意,将王殿元所建房屋占用王殿元和彭某某两家之间的伙墙以及彭某某宅院东北角一小块斜尖地无偿送给第三人使用。王殿元翻建房屋时也建起了西院墙,西院墙与其房屋西墙取齐,其宅院状况一直保持至今,第三人王殿元和彭某某未因伙墙和斜尖地产生过争议。1992年11月30日,被告为第三人发放了集建字第4903135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土地使用面积为532平方米,四至为:东至王殿臣伙墙,长40米,南至宫某某伙墙,长13.3米,西至自家院墙外皮,长40米,北至自家院墙外皮,长13.3米。1992年11月3日,被告为彭某某发放了集建4903130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证中记载:土地使用面积为599.51平方米,四至均为至自己院墙外皮,东边长17.50米,西边长17米,南边长32.6米,北边长33.10米。1998年,原告购买了彭某某宅院,并办理了宅基地使用权变更登记,登记内容与原彭某某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中记载的内容一致。原告购买房院后,与第三人以第三人所建西院墙和第三人房屋西墙为边界。后原告对宅院西面、北面和南面院墙进行了改建,宅院四至及边长发生变化,经围场县国土资源局实地勘测,现在原告宅院四至及边长为:东至王殿元房子西梢头,17. 65米;西至巷道,18. 63米;北至巷道,32. 62米;南至宫某某伙墙15.51米、赵某乙伙墙17.44米;面积为603平方米。2011年5月,原告将房屋向东扩建,建成后的房屋东墙靠近王殿元房屋西墙,双方因宅基地发生争议。2011年5月11日,经坡字村两委班子成员协调,第三人王殿元(甲方)和原告(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内容为:“一、乙方将后院东边顶甲方院墙皮的障碍物自行拆除,必须给甲方墙皮外留出0.15米宽度,归甲方使用所有;二、自赵某甲后院墙到乙方后院墙即甲方房屋外墙皮西有0.15米宽归甲方所有;三、在未转让房屋及土地之前,甲方0.15米宽可以甲乙双方使用,如转让所得补偿归甲方所有,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乙方在使用过程中将砖墙抹成水泥面,防止雨水渗入房屋地基造成损失…”。2011年5月26日,原告在建房过程中与第三人因宅基地权属发生纠纷,后原告向被告提出确权申请。2012年9月20日,被告围场县政府适用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九条、第五十六条和《土地登记规则》第七十一条之规定,第一次作出围政行[2012]9号行政处理决定。内容为:“一、李秀清的集体土地使用权维持现土地使用状况,因其1998年购买彭某某房院办理变更登记时,其东至、南至与实际不符,依法应予变更登记,重新核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 二、1992年为王殿元核发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记载的四至与实际相符,其持有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合法有效”。 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第一次行政处理决定,向承德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12年12月5日,承德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该案由承德市双滦区人民法院审理,双滦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8日作出行政判决,撤销被告围场县政府作出的围政行(2012年)9号行政处理决定,由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被告于2013年8月12日,依据原国家土地管理局关于《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五条、第五十六条和国土资源部《土地登记办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重新作出围政行 [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原告不服,向承德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13年11月8日,承德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再次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该案由我院进行审理。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根据该条规定,被告具有对争议土地使用权作出行政处理决定的法定职权。根据庭审中被告出示的有效证据,可以认定,1987年,第三人王殿元翻建房屋时,经彭某某同意,将两家之间的伙墙以及彭某某宅院东北角一小块斜尖地无偿送给第三人使用,第三人王殿元建成房屋院落后,四至及院墙始终未发生变化,亦未与彭某某产生争议。被告在1992年为第三人及彭某某颁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时,由于未尽严格审核义务,致使第三人及彭某某在集体土地使用权登记中双方之间的院墙部分产生重叠。彭某某将房屋卖给原告后,被告在办理变更登记时,亦未对登记错误内容予以变更,导致现在原告与第三人因宅基地产生争议,被告在处理决定中认为应维持原告现土地使用状况并确认第三人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合法有效,注销原告原土地权利证书并重新办理变更登记手续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认定清楚,主要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应予以维持。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围场县政府于2013年8月12日作出的围政行[2013]14号行政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吴俊平

                       人民陪审员  王秀山

                       人民陪审员  王尚华

                       

                       二 O 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贾晓亮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隆化县人民法院